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曾的博客

娱人愚己

 
 
 

日志

 
 
关于我

曾念群

周边人称老曾,客家人,家在武夷山脉,尚有田地山林数亩,山野土楼一栋,十四年前进京,现隐居朝阳,为影视公司卖命,美其名曰策划,闲暇写写博客虚度此生。 QQ:38379683(只做业务交流,不闲聊,谢谢)

网易考拉推荐
 
 

《跳杀》  

2006-09-10 22:14:06|  分类: 我的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跳杀   

  “这个案子的诱因与我无关,我始终这么认为。我只能始终这么认为。我不知与你们说过多少遍了,这个案子的诱因出自B自己的口,是B自己把自己诱杀了,这叫自杀。这个的过程中我只不过是充当了一个工具的角色。工具,是无生命无意识的被使用被支配被意识左右的物质。而这个使用者,支配者,意识左右者不是我,是B自己,是B自己把自己诱惑,然后自己使用了,支配了,意识左右了某件工具——也就是我——把自己结束了。明不明白。也就是说,我是被使用,被支配,被意识左右的,是无辜的。这还不算什么,更重要的是我被使用,被支配,被左右了,我完全地在那个时刻脱离了自己,成为了别人的手头的一件工具,一件工具你想有多么的悲哀,我一个活生生的人被人当作了棒槌,当作破铜烂铁,或说你活生生的一个人被别人当作棒槌,当作破铜烂铁你想你有多么的悲哀。因此我不仅是无辜的还是悲哀的。我本来是不想悲哀的,却被人使用,支配,左右成了悲哀,你说我有多么的痛苦多么的伤心。我本来是不想痛苦伤心的,却被人使用,支配,左右成了痛苦伤心,你说我该不该为这本我不想使用,支配,左右的痛苦伤心再感到一点点的愤愤不平。对,愤愤不平。因为我想使用,支配,左右的中并没有诱因的那些成分,根本就没有。是的我总想是总想使用,支配,左右些什么与大家一样总想,但是这些成分中绝没有这个案子诱因的内容一点也没有。那你们凭什么把我带到这里来,凭什么?你们说不出来说不出来就是没有。既然没有充分原因那我更是无辜的。真是太悲哀了,没有充分的原因就被带到了这个鬼才待着的地方来真是让人痛苦透了伤心透了。我简直要为你们这般没有逻辑的行为再感到一点点愤怒。——这就是你们操持的法律!对,愤怒。我要是旁人也要为我自己的不平愤怒,何况我不是旁人我深陷其中。你们让我深陷其中简直是迫害。迫害,知道吗你们最爱这样。就是你们将我意识所不愿而你们所能愿的东西强行施加到我身上,让我身心顺着你们的意愿而受到痛苦伤心。天哪!这样看来我才是真正的受害者,我们应该把她从停尸间里拖出来,判她欺诈,判她破坏家庭危害社会主义国家守法公民等等至少二十年……
  “当然,我还是不能怪话你们,这是你们的工作。世上最崇高的东西就莫过于工作了,工作可以让人拥有面包拥有馍馍乃至和路雪麦香鸡,拥有生命。活在世上的每一个人都得拥有并珍惜自己的工作。B也有自己的工作,只不过是你们所不承认的罢了。当然,如果你们不这样那你们就是失职。我最讨厌失职了,因为失职就意味着失业,咱们谁也不愿意失业是吧。那个滋味我尝透了,相信你们都要望而生畏。因此我现在不想怪话你们,不仅这样,而且我还决定要再牺牲自己点什么来支持和配合你们的工作。也只有这样,一个工作总在牺牲着什么另一个工作才能得以继续进展下去。再说你们执行的是国家公务,是国家利益,我还能怎么样呢?从小就受教育,国家利益要放在第一位,个人第二。尽管今天我不太乐意,
也只能这样了。我们都是文化人嘛……
   “我们还是来好好看看那个该死的诱因吧:是B让我按她的意愿帮助她让她顺利地依据她的意愿,从那个六十层楼顶点的边缘出发,经过六十个层楼,每层三米计三六一十八一百八十米的间距到达地面,顺利地让她的精神从肉体中分离出来。当然,能不能达到这点我不考虑也不用考虑,你想我不过是按她的意愿作了一个简单的机械的环节上的而并不需要加入任何自己个人意识的工具,怎么会去考虑些什么呢?就算我会去考虑我也只会去考虑,我这个机械环节需要花去多少的时间耗费多少的功,需要投入多少能量,才能完成并达到最佳产出组合。你想想,就算是机械本身也是要消费生产资料的,我这就得核算好我这消费的生产资料的生产资料价值的价值和转移生产资料价值本身所磨耗的生产资料价值的价值,就得核算我功效投入与磨耗功比之间的最佳组合以争取最短时间实现最大经济价值。而我所做的这些无疑是无辱价值规律和市场经济原则的。你能告我说不当得利?对了就算她支付给了也确实支付了我远远超过我的工作所能得到的那份劳动力价值,那也是她的情愿。很明白的事嘛,她想那么去行为,而且她有权利也有能力那么行为,这是宪法所允许和赋予她行为权力范围的事。就算宪法和其它法律没有赋予她具体那么去行为但也没有申明不允许她那么行为,你们高兴也可以那么去行为,我敢保证你们那么的地行为绝对不辱法律。所不过是她那么行为前将所有货币积累都当作了我工作的所有报酬,是我超劳动力价值所得。这也不过是她情我愿我们俩之间的一项不再需要任何理由就可成立的财产转移,是名正言顺的。顶不过是偷税嘛。——是吗?我还没来得及偷呢。要是那样,你们罚款好了,就算扣尽一分一厘也行。——不过你们应该明白你们一切的一切行为应该表现得比我,这么一个凡夫俗子所能理解的法律更加法律!至少要让我看到你们的一切的行为的一切,是有着大家——也就是游弋在法的泉水中的每分子普遍的规则的,要让我知道被法的泳池方方正正明明确确地告知,这个泳姿是不正确的,那个是有害的且该这么来着,看看这里这里就是这么明文写着!——我就是这么一个老老实实实实在在活着的公民。而你们又有什么理由否定我这份劳动所得?那就更没有理由在这无聊的审判前将我所有的财产冻结,尽管我所有的财产货币部分总额正好是那份劳动报酬,那也只是巧合,是他妈的待业的巧合;在商业经济社会中我就是这么个存在,这又能说明我怎么地?如果你们这个幼稚的决定能够从法律上得以确定的话,那么我想社会上所有的经济天平都被一不小心放在了一个三十到至少六十度的山坡,什么它妈的价值规律,什么它妈的市场经济……
   “好了,我能冷静,我已经很冷静了。我告诉过你们,我眼下的正当职业是心理医生,我要不冷静的话,我能胜任这么一项伟大的精神工程吗?如果你们有什么心理要征询的,我现在就可以接理。只要条件成熟。对我的财产和劳动力价值的争辩我真的不想再多说些什么,你们可以参考材料X,也就是该死的B那份遗书,那里明明把这个案子写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真真切切,她已在后头注明了整个行为及即将发生过程的笔录——你们的一切行为都是在B意料之中的,瞧B多聪明多善解人意,好象早就准备好了撕破你们勾当似的。瞧B多善良多精明她显然从来就没想拖累着谁。——那B亲笔写的,写得多么的精彩,我没有介入半句我的主意指导半个字,事实上在这方面她也无需我的半点提示。瞧她多聪慧多才气。如果我是他妈的编辑一定给B发表出来。我前边说过,B不仅是一位以那种法律所不允许的行为为职业的女性,而且是一位很有文采,并与我有过一回单方面比笔交的女性——她给过我一封精彩的信,你们可参见材料Y.我在这里还可以肯定的说,B是一位很有文采的女孩,你们来听听她是怎么呐喊的:飞行中死亡是最最美好的,灵魂藏在双仁里,眼前闪过的转瞬已逝了//你抓不住什么,挥一挥手吧,空中放飞一只孤独的彩蝶//放出美好的一切,挥一挥手吧,在下落中翩翩起飞//.多么美丽的文句。我所要惋惜的是她终于还是没有选择以法律所允许的文字工作为职业。当然她不能,B有B的无奈,这一点是那些披着人性的外衣的道德家所无法理解的,鉴于我对此议题的立场也善也处漂浮状态,我不想对此多做什么阐述,以后吧,以后也许回有机会。但是现实上谁又能真正地支配自己的意愿而生活呢。不是我说的,我们都是被生活支配着生活的。我们一生有多少个决定出于自己所愿并且最终受其益而乐意融融的。不要否定了,我们的幸福不过是被泡在被支配的缝隙中蝇蝇苟苟的幸福,我们的快乐不过是被支配一时得闲转瞬即逝的快乐……对不起,说得远了。对于这些让我同感的话题,都可参见于材料X,也就是那份遗书,那篇精彩的人生写意。至于材料的真实与否,你们可以去质问取证部门认证部门去质问——你们自己……
  “好的我可以试着回答个庭外话题,并对各位容许这个话题在这个严肃的时刻存在表示真诚的感谢。我想回答的是,也可以说,这并不是她所愿意的行为。这并不与我前边的辩诉矛盾。首先这是庭外话,不做案录。其次B在遗书里写得很明白,是生活击毁了她……就这两句话,够了。还要补充什么?好的。我们至少可以看得出,B认为是生活支配了她的意识,最后把他推到了六使层高楼的边沿。——为什么又这么强调?是吗?我在反复地有意地强调些什么吗?对不起我没注意。我这只是现实的陈述,并没有半点自我遮盖的成分,我又有什么好遮盖什么要遮盖的呢,我赤裸裸地来到这个世界来了就来了然后还会赤裸裸地走开。言归正题而且B是非常肯定的,要不B不会在她的行文中使出‘击毁’这个么个词。这可是一个很厉害的动词。大家都是知识分子,应该能够想象到‘击毁’背后那股强大的施动力,进而想象到它击中目标后猛烈的撞击后果。这样的伤感话题我真的不敢再多想。谁一出生就希望那样的结局呢!大家也省些感情吧,大家都还要工作呢。工作是不需要太多这样的感情的。其实我们都需要冷静……
  “很高兴能回到严肃的话题。在我看来,我还是更适应严肃的话题。这件事后来我也想过,如果我加入个人意志又能怎么样呢?与我接受业务时的瞬时分析是一样的。一,这项义务能带来巨大的经济收益,做为市场竟争主体,我,必须去考虑接受这项要约。二,这项要约我能够完成,完满地为业务对象服务,我们完全可以达成与要约内容一致的承诺。三,B拿定注意要那么行为,B不得不那么行为,这个事实谁也无法阻挡……大家稍安勿躁,我会对第三点做出合理的解释。就按你们问题的逻辑说下去吧。——如果这不是她个人得意识,那她为什么要单独把我带到这六十层的高楼上来,而且用了那么多得手段,包括信件,包括电话,包括托人拉关系甚至出卖色相等等现代公关手段。这些你可以参见X(遗书和合同);材料Y(信件);材料Z(电话);证人阿Q.大家都知道我是从来不做户外工作的,这当然是事实——我是一个残疾人这点你们还是完全不必费心去通过法律取证,那样你们将会深深地体验到什么是麻烦;你们仅仅需要稍为睁开眼珠外的那层薄薄的皮就可以了。要不你们也不必一个个都这么幽默地猫着腰看着我了。你们想想,要把一个从不出户协商业务的人引诱到他办公室外,要把一个没有行走能力的人弄到六十层高楼上,甚至连壮行酒餐都准备齐全的人还能做出什么事来。相亲么?——有趣的是在某天早上大街小巷的报滩上都横着一个叫什么什么《良家女六十楼亡身保贞节,色情狂四十载图凶终入网》头条新闻,我真不敢恭维这位作者的古文学修养,真想建议他多接受点海外文化,不如就叫《另一个美女与野兽的故事》。哈哈,不该说笑,我这样子不可能会有姻缘的,这是我少年时代就很明确的。何况B是那样的漂亮动人,那是我爬不上去的一棵大树呵!我想都不敢想也没这个能力想。所以当我体感到六十层楼平台那空廓寂寥时,我就明白并肯定将要发生的一切。这里我可以补充一句,我是被诱惑上六十层高楼才明白眼前的一切的。这点你可以参见材料W(现场录象)。你们再好好想想,一个被生活逼迫到六十层的高楼上的人还能做出什么来。看来楼越来越高也偷偷地制造了不少的诱惑。老实说,我的生活走B那么个地步,这六十层心旷神怡的处所真是绝佳的归宿。B在这样的时刻再与我提出那个要约,我没有理由拒绝。我没有理由拒绝任何一项能够带来经济收益的业务,没有理由拒绝这只需挥指轻按某个钮件便可以完成合同要约的业务,这也是我生活的需要我的社会属性决定的。我真的没有理由否定和中止B的选择,B甚至连录象都准备好了,换了是你又还需做什么选择呢……
   “好吧,我也许还可以勉强从人道上考虑。这就要反问你们了,你们在一个垂死挣扎且必死无疑得人面前会做出怎样的抉择?让他活着继续垂死挣扎?那你一定MALTREAT,你是一名M你可以忍受并享受另一个人的垂死挣扎。但我不是M,我不忍目睹更不能忍受,我的呈豆腐状的灵魂直觉地告诉我要将一个垂死挣扎的人彻底地从苦难中解放出来,这才是真正的”人道“,或者说是我所以为和所能以为的”人道“,至少也是”并非非人道“吧。B是认定了死亡的,与其让她继续忍受人间的垂死,我想我到不如帮助她彻底地解放出来,而且整个过程只需要我轻按一个钮件简直是举手之劳。于是合同成立,就这么顺理成章的简单的事。可是到了你们就搞得么繁杂了。却要牺牲我的个人时间和这么多听众的工作进行你们的工作。顺便提醒一句,下回遇上我这样的案子,你们事先是否得考虑一下应不应该改到万人大会堂进行。外边零下十几度,都要把人冻成冰鱼干了。对了,说到听众,我想大家一定还有一个正想知道的问题:十三亿国民,为什么选择了我做工具呢?我想这个问题的答案一定很让大家失望,但我还是不得不坦诚要不就更对不起大家了。其一,我是个二流的心理医生,B知道我干扰不了她的意愿和行为;二,我是个三流的作家,我曾写过一篇关于‘跳杀’的小说,小说内容可以说就是B的设计的范本;三,一个形体上残疾的人,更糟的是心灵深处也残塌下去,这就是我,被B牢牢抓住的我……好了,我想我一时能说的也就这些了……
  “谁能为我补充些什么就请留在心理吧,谢了……
  “希望法官大人能明查秋毫,核准法文,我已算是不明不白地活了,不想再不明不白地死……又谈到了死,对了,我还想向立法界和执法界提这么一个可能有些荒诞却也很美丽的建议,对死刑犯一律:施行跳杀
  评论这张
 
阅读(3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