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曾的博客

娱人愚己

 
 
 

日志

 
 
关于我

曾念群

周边人称老曾,客家人,家在武夷山脉,尚有田地山林数亩,山野土楼一栋,十四年前进京,现隐居朝阳,为影视公司卖命,美其名曰策划,闲暇写写博客虚度此生。 QQ:38379683(只做业务交流,不闲聊,谢谢)

网易考拉推荐
 
 

《初识回回》之“穆斯林的陈同学”  

2006-10-30 15:18:47|  分类: 我的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照计划,这会我该在红河壮丽的哈尼梯田上飞翔,但临时取道宁夏,一个叫回族自治州的省份,拍摄的内容自然就和回族有关。
    家里还在装修,哎,暂且抛下这些尘世的烦恼,这就上路了。凌晨5点,这恐怕是我在北京有史以来起得最早的一次,没办法,早班的打折航班不等人呢。机场高速上,天色就象是我对这个回回民族的了解一样的蒙胧。
 
                        穆斯林的陈同学
 
    说起来我的回族兄弟还真不少,大学时代,就和一位陈姓的回族兄弟于我关系甚密,这也是我最早接触到的穆斯林,此前从来没想过这个世界上还会有年轻人对某种教义恪守成规。尽管学校伙食还算不错,也有专门开设的回民窗口,但是这小子很少会出现在学校的食堂,在他眼里,那可是怎一个脏字了得啊!于是乎在食堂人山人海甚是热闹之际,这斯却寂寞地守在宿舍练起“辟谷”之功。开始时实在让我无法理解,似乎还有点隐隐的心疼,而他却满不在乎地说:“减肥!”
    这里需要特别为这斯来段素描,可是要怎么勾画他呢?本人虽自幼喜画,但未得真学,干脆用最简单的数学方式来表达吧,这斯生于1980年月,身高180,体重最高值240,活脱脱一个大胖子。我们刚好和他们法律系一个楼层,有时一出宿舍门就可以看到这样的奇观,楼道突然昏天黑地,一堵摇摇晃晃的肉墙朝你堵过来。
    这斯还好打篮球,这也是我们之所以在能够认识、结识的一个原因由。秋季入学时,估计我已经是全校最晚报道的学生了,沙场秋点兵,操场上正开始演练篮球大赛了,没想到我这身手一入学就先派上了用场。
    法律系是学校的大系,人多示众,聚集了全校最多数量的重量级人物,后来他们系自我总结为“四大胖”和“四小胖”,言外之意不必我多以解说。
    而我所在的劳经系两个专业里鸡蛋里挑骨头也只能挑出如我之辈老冒充魁梧。兵法中讲究的是“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入学伊始,可以说是对敌人的深浅完全缺乏认识,于是我们磨刀赫赫的同时,心里也是孙猴子踩了无底洞。
    不过随着战事是深入,我们系,详细地说是我们班,再确切地说是我们宿舍的“三架马车”就冒将出来,小组轻松出线。记得好像就是第二轮时遭遇了“重量级”的法律系,不过我们这几个还算有点四两拨千斤的功夫,轻松淘汰了对手,并最后夺取了总冠军。
    哈哈,越说越远了,总之就是以球会友,认识了当时连替补都还基本上算不上的他。由于学校人口稀少,于是经常在一起切磋球技。不过这斯的脚踝实在不争气,本来就粗壮得如我小腿搬的脚踝还隔三岔五地扭伤,非得和我大腿比粗壮。
    回到最初的话题上,这斯不是嫌食堂不洁经常不进食糊练“辟谷功”吗,但是却喜好篮球,在没摄取能量的前提下却要消耗大量的能量来支撑他那庞大的身躯,天生的怪才呐!其实不然,我的第一个穆斯林兄弟并不是什么超人,体能自然是他最大的问题了,除了在蓝下当个大山一样任我们推拿,也没太多的消耗。但毕竟“人是铁饭是刚,一顿不吃也许不饿得慌”,也不能长此以往,学校附近刚好有条新疆街,听他传说都是他们穆斯林弟兄,伙食习惯和回民近似,于是饿得慌了,也有时与他一道去新疆街品尝穆斯林菜肴。
    学生总是穷酸的,哪可能成天大鱼大肉,更多的时候,这斯自己悄悄地到新疆街上买个烧饼,到火房打点开水就着下咽。在这需要郑重声明的是,陈同学并非来自边穷地区,而是来自河南首府,也不是在克隆葛朗台,而是对族类教义的自觉遵守。
    我们可怜又可爱的陈同学就这样在烧饼、篮球还有我的共同陪伴下度过了最最美好的大学时光,岁月不饶人哪,当他手捧毕业证书的时候,岁月已经在他240斤的庞大身躯上刻下了深刻的痕迹。哈哈,不绕弯子了,总而言之言而总之,这胖斯经过大学的洗礼,成功地脱下了他那身大学以前在家养尊处优穿起来的240斤的“马甲”,成为地成为150斤的骨感男人!哎~~   
    记得有年我生日,考虑到这位穆斯林兄弟的饮食,我们冒着寒冬刮起的大风在牛街寻找传说中的穆斯林餐厅,结果终于因为找不着北只得在一家破败不堪的小馆子将就了我一个生日晚宴!哎~~
    记得毕业后他为考律师证再次取道北京求学,小发洋财(其实是普通工资,但比起无业游民的他……)的俺高兴而大方地买了一个篮球相赠,鲜花送佳人,宝剑赠英雄,风潇潇兮,这斯除了隔年来电告知已开始在律师事务所见工,就一去就无复还了!哎~~
    今年“五一”期间发神经似得去了郑州转悠,发现郑州乃无趣之城晚矣,只好在街头懊恼地想,要不是和这位穆斯林的兄弟年久失修,郑州之行也不至于那般萧条!哎~~
    奇怪的是这斯的手机号并未停机,只是从来没人接通过,于是心存侥幸在短信里留言:“XX同志抵达郑州视察民生疾苦,请陈同学做好接待工作!”可一晃又半年过去了,陈同学依然没有声息!~哎~
    此番接受国家民委的纪录片《中华民族》之《回族》的拍摄任务,实在匆忙,这于上路了,蒙胧地想念起那个240斤的身躯,何日君再聚!
    好家伙,可知俺在宁夏固原想念你!
  评论这张
 
阅读(1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