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曾的博客

娱人愚己

 
 
 

日志

 
 
关于我

曾念群

周边人称老曾,客家人,家在武夷山脉,尚有田地山林数亩,山野土楼一栋,十四年前进京,现隐居朝阳,为影视公司卖命,美其名曰策划,闲暇写写博客虚度此生。 QQ:38379683(只做业务交流,不闲聊,谢谢)

网易考拉推荐
 
 

夫子们的脸谱 NO.1(连载)  

2007-05-31 00:16:20|  分类: 我的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夫子们的脸谱之一

NO.1

 

   老姐打来电话,说是赖进荣老师近期会来北京,要我做好接待工作。我用十万分之一秒的时间把赖进荣老师的资料从我的脑区里调了出来,这家伙身形瘦小,样子有点精怪。赖进荣老师看到我在脑区里这样存储有关他的印象,一定会张牙舞爪地乱挠一通,然后这段文字的后头用红笔狠狠的圈上一个“0”,然后还重重的在下边划上两道。

母校的小斜坡让我每天完成数次人生的攀登

夫子们的脸谱 NO.1(连载) - 老曾 - 老曾的博客

 赖进荣是我初中时的语文老师,批改我的作文曾经是他的本职工作,想必十几年前年他怎么也不会想到,有朝一日会有一个我这样的坏学生在北京恭候他大驾光临。更有趣的是,这家伙居然刚刚荣升为校长,此番翻山越岭跋山涉水万里迢迢进京来说是来学习的。

   妇孺皆晓老幼周知,北京城官办的民营的大小学府有数百所之多,各类长短期培训班更是多得像是小时候田地里的麻雀。虽然说北京是个做学问取经问道的好地方,但是当时我还是忍不住问了家姐一句,他来北京学什么?

   顺便唠叨一句,赖校长司职的学校详细地说来叫做福建省三明市宁化县治平乡中学,身处武夷山腹地荒莽的原始次生丛林,那个地方除了一个小乡村以外就只有重峦叠嶂的大山了,具体的景象相信你在一些好莱坞的越战片里看过,不必我在此多舌。

   我倒是觉得我们这位敬爱的即将赴京深造新校长有些多嘴多舌,居然和我老姐数落起我当年的英雄事迹来了。不过其中一段倒是妙趣横生,说的大概是一位特立独行的夜行大侠,在某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说时迟那时快他嗖地一下从十几米高的地方纵身跃下,略微开启他那字字珠玑的三寸不烂之舌,正在用法西斯独裁手段对几个幼小无知的山娃儿实施愚昧教育的涂连城老校长就应声倒在了血泊中。

   在我的脑硬盘里,当时的赖老师也就是如今的赖校长当时并不在案发现场,时隔那么多年能对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暗夜发生的事情说得跟当事人似的,原因只有一个,当年我的这段英雄事迹实在已经是渊远流传芳泽百世了,以至于一位新校长走马上任,也要奉为先贤的教谕拿来“吾日三省夫己”。

   抹去前尘撩开往事,我们可以回到1992年的一个夏天,那天晚自习课上完后我没有马上回家,独自爬到了操场的制高点——爬竿的顶端。至于为什么爬那么个地方埋伏起来,此中的玄机想必就叫造化弄人罢,只记得当时心情极为不爽,于是就爬到了一般人爬不上去的爬竿顶端数起了星星。我这边正在琼楼玉宇的高处一颗颗数着数着,下边有人开始数落起人来了,这是绝对不带翻译的原话:“有什么好玩的,你们这样的穷山沟也出不了奥运冠军嘛。”粗糙的音色夹着浓重的外地口音告诉我的顺风耳,老校长涂连城在教育孩子们了。

   当时北京刚刚办完亚运会,不知道算不算是熊猫盼盼的丰功伟绩,体育风尚也刮进了我们这个偏安一隅的小山沟,1991年学校操场的黄土地里竖起了一组铁架子,他们是用来强身健体的爬竿还有爬梯,问题就出在爬梯上,两条铁链子中间横上些铁管,就成了一个摇摇晃晃叮叮哐哐的爬梯,爬起来那动静那声响在这样一个静如世外桃源的山村真叫一个惨绝人寰。我在电视里看过军队训练特种兵时有使这玩意,这家伙非一般人能所为,不经受一定的训练还真难轻易登顶。不过很快有人开发出了它远比用来训练特种兵更具优势更为纯洁无暇的用途——荡秋千,于是一天到晚总有那那些个学生在上边伪作飞翔状,忘乎所以不亦乐乎。不巧的是,这天晚上几个倒霉蛋被上厕所路过操场的涂校长撞了个正着,毕竟这是非常规运作,于是劈哩啪啦稀里哗啦一阵冰雹打在了他们的脑袋上。

夫子们的脸谱 NO.1(连载) - 老曾 - 老曾的博客

数年后我如上图所述教育我小妹,她的校园已经漂亮许多

   我高高在上隐藏在夜色的浓黑里,涂校长没有夜视功能完全感觉不了我的存在,我遥望着脚下发生的这一切,原本的态度正所谓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可是当涂校长不无侮辱性或曰及其愚蠢地提及我们穷山沟永远出不了奥运冠军时,我突然意气风发热血沸腾侠肝义胆突然云涌,张来双翼像一只黑色的蝙蝠一样从天而降突然出现在涂校长面前。

   “涂校长你这话说得就不对了……”当时身为我们乡小学到中学多次参加县里运动会比赛的体育人士,一个声音从我的年少的心灵深处迸发。奇妙的是,这位平时威风八面的校长居然一下就被驯服了,不知所措地听我从奥运的人人参与精神到教书育人的职责所在好一通掰活。很快操场上聚集的同学越来越多,我也愈发起劲,就像一个古圣先贤一样耐心而细致地给予了涂校长尊尊教导,那气氛,就像若干年后我在北京亲历的奥运申办成功之夜一样的热闹。

   人在年轻的时候什么童话般奇迹都可能发生,不足为怪,但是像赖校长这样把我的陈年老账盘点出来并与我家姐分享,想想这就像是另一个成年童话的故事,实在是有趣之极。

外甥们在他们全新的乡间天堂

夫子们的脸谱 NO.1(连载) - 老曾 - 老曾的博客

乡下对他来说全然已是某种难得的人生体验夫子们的脸谱 NO.1(连载) - 老曾 - 老曾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