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曾的博客

娱人愚己

 
 
 

日志

 
 
关于我

曾念群

周边人称老曾,客家人,家在武夷山脉,尚有田地山林数亩,山野土楼一栋,十四年前进京,现隐居朝阳,为影视公司卖命,美其名曰策划,闲暇写写博客虚度此生。 QQ:38379683(只做业务交流,不闲聊,谢谢)

网易考拉推荐
 
 

厕所命案  

2007-06-11 12:44:24|  分类: 我的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可惜的是这消息被扼杀在了襁褓中,要是换做今天,把这七胞胎的消息发到新浪头条去,准是个爆炸性新闻,无数人会抢着帮忙养活这七个“精怪”,说不定这户人家还要因为创造多产的人间奇迹而享誉海内外,甚至名垂青史。可惜这一切都以七个可怜的宝宝“DENGN尿桶”而悄悄告终。

 

 

 

 

   

 

 

 

 

 

 

 

 

 

 

  小时候生长的治平乡是个行政乡,估摸也就百十户人,公厕有三,一个是父亲所在的供销社建的,男厕有4个坑,女厕听说有2个坑(当时和女生咨询的结果);一个是乡政府的,男厕5个坑,女厕不详;还有一个是乡里的公厕,建在村头最繁华的地段,男厕有8个坑,女厕不详。后者才是我们乡里正儿八经的公厕,因为那年代物资匮乏,每五天有一个集市,一到集市,山上山里的村民都要来赶集,卖些自己种植的土产,添点家用什么的。这些穷苦的山民赶集时可能一天不吃不喝,但是一定要上公厕,这是毋庸置疑的生理问题。

   我跟治平乡的第一次社交就是发生在村头公厕,之前父亲被分到一个叫下坪的山村土纸站工作了几年,再调回乡里时,我已经成为同龄孩子们眼中的“乡下人”。一次偶然的机会光顾村头的公厕,居然发现的我名字被写在了公厕的墙上,内容是“某某某一来就淹死了”。你想想啊,一个刚刚从山里头的小村庄走出来,走进乡里大村庄大千世界的一年级小学生,看到自己的名字被同龄的孩子写在一个臭气熏天的地方,那种挤兑感,失落感,侮辱感将有多猛烈。中国文化博大精深,这一点也深深体现在一个不谙世事的孩子身上,倘若这句话写在河边的柳树上,也许还能读出点诗歌跳跃的诗情,我还会平静许多,但是被写在了这个公厕里,这话就意味深长多了。

   同样在这个公厕,不久前刚刚有人在如厕时发现坑里有一个女婴,当时乡里炸开锅了,你想啊,在那个信息还没有泛滥成灾的年代,在厕所里发现一个婴孩,这简直是堪比范冰冰劈腿走光的头条新闻。我赶到新闻现场时,已经不是第一现场了,女婴被裹在一堆破衣服里,露出一个渺小的头颅,我已经记不得婴孩的样子了,只记得一脸洗不掉的污秽的感觉。不远处的第一现场依然还围满了人,我撒腿跑过去,一个中年男人正激动的跟围观的人群讲述他是怎么用竹竿把女婴从茅坑稀烂的粪便中捞上来的雷锋事迹,那劲头就像是后来我们看枪林弹雨中的记者现场报道德黑兰人质事件。

   小时候我天真的问我是从哪里来的,妈妈会说捡来的,再追问从哪里捡来的时,妈妈会说从“BENLIAO”里捡来的,“BENLIAO”是我们客家话里厕所的别称,所以小时候我一度以为小孩子大多是捡来的,特别是从厕所里捡来的。至于厕所是怎么生出小孩来的,我和童年的小伙伴曾经进行过多次深入而广泛的探讨,并咨询过更加年长的孩子,最终得出的答案是男人和女人睡觉弄出来的!而这一次见到的婴孩,却是我第一次见到的厕所“生”出来的婴孩,短时间内,我幼小的人生观又面临了一系列行星撞地球。

   遗憾的是,女婴没过当晚就死了,有人把她埋在了村头卫生院公路的山坡下,和很多卫生院没救治过的孩子们埋在了一起。小时候一度害怕路过哪里,现在明白了,那是一个孩子们的天堂,或者说是个天堂幼儿园。

   后来的几天妈妈和邻居们总是喋喋不休地说着那个女婴,阿婆说,“BENLIAO”(厕所)里捞出来的,上辈子有过失,活不了的。这时我想起小时候顽劣不堪的孩子令大人实在没法管教时,大人就会气急败坏地说:“早知道这么没屌用一生下来就该把你丢到BENLIAO(厕所)里浸死!”难道这个婴孩遭遇的就是这样的命运?难不成这婴孩的母亲早早预见她将来是个祸根,趁早一了百了?当然,那时候我还不太会思考,这些思想也不过是听着大人说三道四,潜移默化植进我幼稚的大脑里的一些拓片。孩子死了,埋在了天堂的幼儿园里,大人们便开始唱揣摩是哪个心狠手辣的女人干出这伤天害理的事来,再说下去就是男女关系的问题了,当时我的肾上腺素分泌有限,也就没啥兴趣听下去了。现在回想起来,也就是当时那个年代那对狠心的父母能够侥幸逃过法律的追查,要放到今时这个网络时代,网友们还真非得把他们从隐蔽的人群里揪出来,撕掉他们的面具,叫他们杀人抵命不可。

   如果拿这个故事做由头,这可以叫做“发生在公厕粪池里的一宗命案”,不过据我幼小的心灵所知,这绝对不会是发生在厕所里的第一桩命案。从妈妈和其他妇女身形并茂的描述中,我还知道了另一宗“厕所谋杀案”。这该是我们家从下评村搬出来没几天的日子,就传出下评村有人生出“精怪”来了,而且生得还不少,一胎就生了七个,个个青面獠牙,狰狞可怖,吓得这家人够呛,后来在村里老人的指点下,他们把七个“精怪”全杀了。据妇人们说,杀这样的“精怪”是很有讲究的,一定要一生下来就赶紧“DENGN尿桶”。DENG也是客家话,我实在找不到一个能与之对应的汉语来翻译它,总之该是个一个动词,“DENGN尿桶”生硬点翻译可以说是把人丢在尿痛里弄死。在山村,茅坑一般离居住的房子有段距离,到晚上黑灯瞎火的没有电灯,为方便起夜,一般会在家里放置“尿桶”,尿桶一般都比水桶高大些。“DENGN尿桶”也是我们当地农村常见的粗口之一,一般长辈教训晚辈没有用时,就会骂道:“DENGN尿桶的!”这和气急败坏地说“早知道这么没屌用一生下来就该把你丢到BENLIAO(厕所)里浸死”是一个道理。

   七个“精怪”全部被及时“DENGN尿桶”,这户人家没有给予它们长大祸害人间的机会,听起来是可歌可泣的大义灭亲之举,但是现在想来却有诸多的不对头。科学告诉我们,人类怀上N胞胎是常有的事,虽然还没听说过怀七胞胎的,但是也不能说没有这样的可能。当时农村生活条件恶劣,农妇没有什么养胎的讲究,鼓着大肚子往往还要下的干活,生出几个青面獠牙的“精怪”也不足为怪。可惜的是这消息被扼杀在了襁褓中,要是换做今天,把这七胞胎的消息发到新浪头条去,准是个爆炸性新闻,无数人会抢着帮忙养活这七个“精怪”,说不定这户人家还要因为创造多产的人间奇迹而享誉海内外,甚至名垂青史。可惜这一切都以七个可怜的宝宝“DENGN尿桶”而悄悄告终。

   说了这么多,还是要回到最初公厕墙上那句“某某某一来就淹死了”上,这句话放在河边,只是以为着有人诅咒我成为一个水鬼,而这样的话放在厕所这样一个环境里,就让我想起这些婴孩们的命运,这也是对我的最大毒咒。叫人气愤的是,公厕的墙面很粗糙,怎么擦也擦不掉,男厕所一共有8个坑,厕所的使用频率很高,没个来排泄的人都能看到这句有名有姓的诅咒,赶上个圩天集市,排队如厕的人更是摩肩接踵,那广而告之的效应可想而知。还好后来这个公厕被新开的公路填平了,也就成为童年一段不堪回首的回忆。我现在还能说出那个写这个颇具创意的涂鸦作者叫做曾文星,可惜的是他没有成为一个广告人,而我这“精怪”也还活的好好的。

  评论这张
 
阅读(4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