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曾的博客

娱人愚己

 
 
 

日志

 
 
关于我

曾念群

周边人称老曾,客家人,家在武夷山脉,尚有田地山林数亩,山野土楼一栋,十四年前进京,现隐居朝阳,为影视公司卖命,美其名曰策划,闲暇写写博客虚度此生。 QQ:38379683(只做业务交流,不闲聊,谢谢)

网易考拉推荐
 
 

107号回忆之A  

2007-06-19 23:20:16|  分类: 我的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关于三个男子汉的宿舍生活:老田、老欧、还有这个爱做梦的小子,就叫他老曾吧,现在可以把他的笔名,彻底地忘记了,生活是不记录这些的)

 

在这条通道上,我们知道

离出去的门还很远

这也是在生活的深处

十二点半,我们可以偷偷点起

蜡烛,点起一截截消融的往事

对于我们,老田、老欧

还有总爱做些糊涂梦的我

却已经够了

这正是点亮一个男子汉的光度

 

“给我支烟吧!”老欧说

“这是张家界的浓度!”

老田总觉出那味的清淡

我们的话题就着那点冷光弥漫

“够了!”我咳着嗽说:“够了!”

重重地捶了老田一把

这样,外边的夜晚

也被窗户打了开来

风在屋里追打着我们放出的往事

 

“你这不懂得生活的人——

你把生活都冲淡了——

看你还能怎么写诗!”

老欧吐出一个个烟圈——

他要给我年少的灵魂戴上项圈

“诗是些清洁的空气——

诗是——诗是——”

我的脑中突然腾云驾雾

泪,流淌下来

“我们哭吧——

也许能哭出两句来!”

——“当我走到悬崖的这一边……”

老田已经唱起来了

把我们推到了悬崖的另一边

 

夜沉下来,鼾声、梦呓浮上来

还有蚊子,我们满身是汗

使它们久久无从下口

老田又开始喃喃他的李阳·克里兹

真不知他梦里的世界装着些什么

老欧的样子更接近一个受惊的刺猬

他的梦呓是些久已失传的土著语言

我晃晃铁床

他们就什么声息都没有了

 

也许外面下起了雨

我可以起身,并把手伸出窗口

这是我个人的雨,清凉会告诉我

“它们到来过!”尽管——

我一转身就会在睡梦中彻底忘记

“它们是睡眠带来的!”

可是我一转身,就有人这么对我说

我愿意相信这些

 

现在,烛光已灭了

三个男子汉进入了梦乡

三个弯弯曲曲的梦乡

三个弯弯曲曲的跑向

跌跌撞撞

老曾不知从哪个路口跑了出来

一把扒在窗台的月光上

他的手指间分泌出疯狂的水草

  评论这张
 
阅读(2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