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曾的博客

娱人愚己

 
 
 

日志

 
 
关于我

曾念群

周边人称老曾,客家人,家在武夷山脉,尚有田地山林数亩,山野土楼一栋,十四年前进京,现隐居朝阳,为影视公司卖命,美其名曰策划,闲暇写写博客虚度此生。 QQ:38379683(只做业务交流,不闲聊,谢谢)

网易考拉推荐
 
 

被遗忘的乡村电影院  

2008-03-10 22:33:44|  分类: 我的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概有十六七年没有走进乡间电影院了,不是我看不上它,而是它早已关闭,如同一个大时代凋零。

电影院曾经是乡村文化中心,除影院大厅外,还有三层的小楼,文化站、广播站、棋牌室等重要文化部门一应俱全,在那个土囥吊脚楼为主旋律的年代,青砖黑瓦,外有围墙院落,内有六七级台阶的电影院算是乡野间的高大建筑了。

电影院一般是在圩天开放,圩天也就是北方人称的集市,五天一轮的集市是全乡最热闹的日子。乡村再往下走就是深山了,武夷山脉像一块巨大的海绵,一到圩天,她就把散落在各山林的人们如同流水一样地挤了出来,平日安静的乡村街道就成了摩肩接踵人头攒动的地方。电影院在街道的端口,紧挨着乡政府,电影院前的一片空地也就成了集市上最具人气的地段。

海报一般提前两三个圩天就贴出来了,电影拷贝则会随着早班车从县里捎过来。县里到乡里还有46公里的路,那时还是乡间土石路,九曲十八弯的山道走起来很不顺当,加上一路还有三个乡及其散落的无数村落,汽车走走停停,到乡里也就是中午了。第一场电影一般安排在中午,汽车晚到是常有的事,要是赶上坏车,电影拷贝就只能等下一个班车捎过来,这时买票进场的人就要暴动了,电影院的椅子都是折叠式的,打起来噼啪直响,这场的场景跟我若干年后在北京看男子职业篮球赛有八成相似。第一场电影一般是给各山村赶圩天的人准备的,曲终人散刚好也是圩市人散时,买点收摊前的便宜货,正好赶着夕阳回归山林。

而第二场电影则是为我们这些生活在乡镇的人准备的,一般是在晚饭后七点半开始,祥话后续。
几乎每次回老家都会拍些照片,遗憾没有留下电影院的身影

我在乡间渡过的童年和少年时光一直被我视为人生的最大一笔财富,而这笔财富的不少成分就落在电影院里。

那个年月,乡下的单位还很少,派出所、税务所、工商所、农机站、粮站等单位家属人口都不多,人多点的也就是学校、乡政府和供销社了。当年除了圩天有点地摊,物资供给基本被粮站和供销社垄断,而粮站只供给米面和食油,供销社则把控着日用百货、油盐酱醋和农用物资几乎百姓生活的方方面面,是乡间当之无愧的“大单位”。“大单位”的福利自然要好,每逢节庆或者有重大社会教育意义的电影上映,供销部门家家户户都能领到电影票。父亲是供销社的副主任,所以我们家一直是电影院的常客,久而久之,也就养成了看电影的习惯。

电影院门口专门还有海报栏,而且还是玻璃橱窗的,一共四格八栏,每个窗栏可以贴出一张的电影海报。当然,小小乡间影院一般用不了那么多窗栏,加上毛笔宣纸书写的影讯最多也只用得上六栏,剩下的窗栏也就成为乡政府发布各种告示的专栏,比如发布个卜告、法院判决告示等等。不过海报栏背后可是全乡最肮脏的地方,找不到和懒得找厕所的人们经常都是提着裤子往海报栏后一钻,黄金万两遍地开花,这就难为了电影院换海报的人,每每都是要骂骂咧咧钻到后头地踩着雷区换海报。

电影院永远都是我们这些乡间孩子最爱去的地方,不管有没有电影,我们总爱在电影院台阶上玩耍。到了夏天,一楼等候大厅更是我们的乐园,一则因为有台球可看,二来还有免费的电扇可吹。那时候还流行玩扇烟纸,电影院的水泥地又光又滑,是我们施展身手的最佳场所。当然这些和电影本身并没有关系,我们整天盘踞在电影院,最想看的还是电影。

小时候看电影的奇招层出不穷,毕竟那时候经济条件制约,不是想看就能看到的,电影圩圩都有,单位福利电影票却不是什么时候都有,想看更多的电影也就只有自己绞尽脑汁了。和现在坐车一样,当年看电影也是论身高的,影院的检票口也有一条红线,一米以下的儿童是免票的,不过电影院不是幼儿园,必须由大人陪同才能赦免,于是经常埋伏在电影院门口,看见大人检票进场,就偷偷地跟在背后扯着他们的衣角冒充家属混进场去,不过这招并不是每每见效,同在乡间,谁家的孩子检票员都门清,只有乘其糊涂时才能以障眼法蒙混过关。过了一米,就至少要买半票了,不看电影时我们都幻想长得牛高马大,但是一到电影院我们就恨不得永远生在小人国,刚开始我们还有半猫着腰混世,随着个子春笋般拔尖这招彻底就幻灭了。不过别急,办法总是人想出来的,个子高了有个子高的好处,个子高了就可以趴窗了,尽管电影院的窗户都在两米以上的位置,但是我们可以从别处搬来了石头和木棍弥补腿短的不足。使用这一招前,我们往往要先安排好一个小个子混进影院,把我们趴窗位置的遮光窗帘悄悄地拉出一小条缝隙。不过这招的弊端也是显而易见的,特别是在晴天,窗户强光漏进黑漆漆的电影院,那些买票看电影的人就不干了,于是喊来了检票员,我们只好如鸟兽散。趴窗不成,我们开始实施下一个计划:爬墙。其实爬墙并不是我们发明的,但是我们几个小伙伴成天上蹿下跳,灵活着呢。电影院侧院由两米多的围墙砌着,但是有一个致命破绽:厕所。这个厕所是专门给看电影时三急的人准备的,现在成为我们乘虚而入的破绽。两米高的墙对我们来说一根长木棍就解决了,墙头满布的玻璃刺很快也被我们这群排雷高手般一一清除,跳下围墙,我们就可以从厕所出入门悄无声息地潜进电影院了。当然检票员也不是傻瓜,到了电影散场,看着莫名其妙多出来的我们如鸟兽散,很快就明白了所以然,于是时不时在侧门蹲守,几乎每场电影都能抓到那么几个猴子一样上蹿下跳的家伙,所幸我每每都能幸免。然而检票员只有一个,没有三头六臂,就算没有混进去,乘他蹲守侧门的半分钟,早有孩子们从正门溜进去了,或者偷偷溜到三楼,脸贴着地趴三楼门底的缝隙里大快朵颐。不管怎样,电影院的门是栏不住我们的,不管检票员如何“亡羊补牢”,我们总能找到破绽,总能想到看电影的好绝招,这里就不一一枚举。

小时候想看电影的热情远远高过了看电影内容本身,不记得有多少次在电影院的椅子里不知不觉睡着了,但是只要电影院里放电影,我看电影的冲动就一刻也不会休息,尽管现在我想不起那时候看过的任何一部电影——说到这我倒突然想起,那时候电影院有时放的是“儿童不宜”的电影,有一次电影院突然插播了一段“计划生育”的宣传教育片,大致介绍的是男女生殖器和避孕的必要以及倡导结扎手术云云,那是我第一次看到男女生殖器的图像结构,不过那时还小,没有荷尔蒙分泌,也就没有着急去参加相应的社会实践。

上边说了不少免费看电影的经历,其实还有一种免费的电影必看,不仅我必看,几乎全乡的百姓都必看。八十年代后期,忙着赚钱的人多起来了,自己买票看电影的人却越来越少,当然这和有电视的家庭越来越多不可分割,而且录像和镭射录像开始取代人们对电影胶片和到电影院看电影的兴趣,但是有种情况让电影在乡间又延续了若干年的生命。武夷山脉林木资源比较丰富,不过八十年代家乡的林木资源却被糟践得所剩无几,于是林业部门和乡政府联手治理,开始禁止烂砍滥伐,一旦抓获,必遭重罚,所罚款项不做他用,正是罚伐木贼请全乡百姓看电影,而且要用黄纸大字有名有姓地告示天下,宴请大家来看电影。每到这样的夜间,乡间就如同一个小小的节日庆典,几百坐的电影院不够坐了,有时干脆把大幕拉到了街上,这样的时候我就会早早搬出板凳去抢占最好的阵地。

八九年之后,乡村电影院很快彻底没落了,后来改成了镭射录像厅,再后来就彻底关闭了,成为乡间一道荒芜的风景。算算这十多年来也曾经不止一次走进电影院,不过那些都是在梦里,梦里的电影院已经有些破旧了,奇怪的是,梦里电影院的比小时候的要大了许多。
 
  评论这张
 
阅读(3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