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曾的博客

娱人愚己

 
 
 

日志

 
 
关于我

曾念群

周边人称老曾,客家人,家在武夷山脉,尚有田地山林数亩,山野土楼一栋,十四年前进京,现隐居朝阳,为影视公司卖命,美其名曰策划,闲暇写写博客虚度此生。 QQ:38379683(只做业务交流,不闲聊,谢谢)

网易考拉推荐
 
 

是夜有雨  

2008-04-21 05:40:26|  分类: 我的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是夜有雨

                                                              曾念群/文

 

是夜有雨,窗雨沥沥,仿佛爱过的痕迹尚未苏醒。柳枝摇曳,花语凋落,浸透了又一季的余味在绵长的雨丝里无从寻觅。且听它低吟,氤氤漉漉氲氲戚戚,恰到长夜残灯照孤影,连连绵绵看不透的滴雨落处,心花一朵两朵三四朵化作飞溅的尘泥。

 是夜有雨 - 老曾 - 老曾的博客

南国的小城,雨会加深青砖的颜色,让绿瓦变得深邃悠远。高墙浅草,漉漉地探着头,打量这小跑的人儿一路带起的水花。太阳草占据屋顶的这一角那一角的,油油地在屋顶这个大伞盖上绣起了大块大块的花饰,金黄的小花就是大伞上四溅的金色雨花。

 

那是在物理楼改造的大宿舍的深处,惶恐的雨夜,几十位离乡求学的少年听那老楼雨打风吹,几十个心门朝着不同的梦乡奔去。漆黑的屋子各种音阶音色的鼾声合着雨的弦丝鸣奏,我想我不是那雨中独醒的人,却是醉意最深的人。听那细雨淅淅,细沙洒在清脆的瓦砾,合着屋檐流淌成竖琴震荡着水渠,芭蕉叶的舌苔宽厚发出低音,广玉兰展开宽厚的叶掌发出中音,合欢树的和声细腻而绵长,夜莺的节奏总是诡异而意味深长。这样的雨夜让我贪婪而又恐惧,总有些找不到节拍的音符,不适时地横插一足,于是二楼实验室的骷髅架苏醒过来,踩着木板寻找诉苦的人。南国雨总是下不完,幽幽怨怨,从春天到夏天,然后从夏天又到冬天,总有骷髅架的幻影踏着木楼板徐徐而来,于是我想那该是会怎么样一个屈死的女子?那这雨夜是属于我的,还是属于她的呢?2008的北京,再遇十几年前同床共枕的舍友,是否在旧楼的夜雨里遇见过白衣女子,漠然半响竟不知与否。

 

那是在水门巷的深处,九曲回肠的窄巷引领少年奔向青年。古旧的厚石板再雨的润泽下发着深邃的光泽。我想他们都来自小城的不同方向,不同色彩的石板在巷道漏着的天光下形成一条彩色的霓虹。小时候我就知道有一种叫雨花石的小石头名满天下,而水门巷的石板在百十年的脚板厉磨之下一样具有着雨花石的光泽与品质,我至今还收藏着父亲在我童年时从南京给我带回的雨花石,但是我只能在记忆力收藏我最喜欢的水门巷的大石板。我已记不下在水门巷租住时的房屋门牌,但是依然还能依稀记得某些大石板上的纹路和它那深邃的光泽。长长雨巷有时熙熙攘攘,又有时清幽得可以清晰辨别是哪个屋檐的水滴敲打着哪一块音色的石板。这样的长巷是离不开雨水的,有了雨水长巷才有了树木一样的生命,才有了灵动的韵律。而这条长巷绝对不仅仅属于我,水门巷的那头是我们年段长的院子。这辈子我可以忘记曾经租住在水门巷的院落门牌,可以忘记我整个学生时代所有的导师,但我绝对忘记不了一个叫做黄莺怡的女人,正是她为我开启了一扇语文的玄门。若干年后,我曾再次敲击水门巷五颜六色的石板穿过沥沥的冬雨,然后叩响黄老师的庭院。早已退休的黄老师跟我说了很多话,不过我只记住了最意味深长的一句,黄老师对我说:“罗老师今年走了!”罗老师也是我们一中的语文老师,虽然没有教过我,但是身材高大体格健壮,常常见黄老师和他出入水门巷,一直给我印象是女才男貌,绝对是长巷里最诗情画意的一对。然而现在的水门巷对黄老师来说,只会更加狭长而空寂。

 

多少年后,你千里迢迢去孤身一人设图打探古老的敦煌驿,不想终年不雨的鸣沙山一改它干涸无情的颜面,为你淅淅沥沥地倾诉了两天两夜的淫雨,试图把敦煌卷书掏心置腹地全交给你;多少年后,你跋山涉水去听云南最偏远的盐津县丧子之痛的女子哭泣,穷山恶水尤胜你的家乡武夷山林,那雨却是黑压压的前所未见,山崩一样沿着陡峭的山崖倾泻而下,一下就洞穿了你脆弱的肝肠;若干年后你在浪漫的西子湖畔企图邂逅一位神秘如白素贞的女子,不料法海悻悻作怪,“美丽莎”从东海汹汹袭来,再一次教诲你有多少的浪漫就有多少的血腥,让你对童话的梦想照进了现实;多少年后……

 

多少年后,脆弱的北京城在一场小雨之后瘫痪,又让你对都市的梦想照进了现实,让你忆起了江南。北国是好的,更多的好在它千里冰封万里雪飘,上苍把更多的才情留给了南国。南国是包容的,别说是一场小雨,就任你如从惊蛰沥沥啦啦开始倾诉到稀里哗啦的长夏,然后又从绵绵长长的秋雨述说到凄冷霏霏的冬令,南国那些青砖绿瓦,还有五彩的石板都能像海绵一样默然地接纳。对于雨水来说,北国显然只是个凑热闹的看客,它会把你的故事从下水道呕出来,南国则想一个细腻而富于底蕴的听客,它有一个大海一样的胸襟,容纳得下你五彩斑斓的故事。

 是夜有雨 - 老曾 - 老曾的博客

                                                                  2008年4月21日于风度

  评论这张
 
阅读(2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