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曾的博客

娱人愚己

 
 
 

日志

 
 
关于我

曾念群

周边人称老曾,客家人,家在武夷山脉,尚有田地山林数亩,山野土楼一栋,十四年前进京,现隐居朝阳,为影视公司卖命,美其名曰策划,闲暇写写博客虚度此生。 QQ:38379683(只做业务交流,不闲聊,谢谢)

网易考拉推荐
 
 

章鱼哥与女主播 牛粪或者世界杯  

2010-07-13 00:59:04|  分类: 我的杂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章鱼哥与女主播 牛粪和世界杯 - 曾念群 - 老曾的博客

 【王梁和她的午夜版《豪门盛宴》】

江小鱼博客说“世界杯走了,世界还在……”,这话的语境像是跟一个逝者的道别,也像是一个睡眼惺忪的人在独自怅然。道别逝去的又一个4年,刚刚在午夜后找到支点的灵魂不忍睡去又清醒不过来,狂欢之后的躯体显得如此空旷而飘渺。

用一秒时间回闪世界杯,你的影像记忆会是什么?梅西?卡卡?克劳泽?C罗?老马?伊涅斯塔?比利亚……反正我的答案是:喇叭、章鱼和王梁——一秒钟之后,连我自己也纳闷,南非世界杯于我的印记为何如此边缘。

关于喇叭,南非人民有个更优美的名称,呜呜祖啦,我则更乐意叫它大喇叭,关于这个大喇叭,我曾发出微博:“南非世界杯就像是一坨新鲜的牛粪,全世界的苍蝇都扑了上来,一时间瓮声四起,成了苍蝇的盛宴,阿根廷,香喷喷的阿根延。”这篇微博的“灵感”正是来源于球场弥散开来的喇叭瓮声,像是沙漠上的好大一坨粪便,被饥饿的苍蝇包围着,而且还是全世界的苍蝇。

一如非洲广袤沙漠的贫瘠,南非世界杯让我们享受到他的精彩,却没有经典供我们消磨,一如快女,要依仗边角猛料来提味,章鱼哥适时出现就像是绵羊音的曾轶可适时出现,给了我们无尽的念想与话题。时至今日,默默不语的章鱼哥还凭借他独特的表达,以50万条的微博关注量高居热门排行。与其说这是全世界人民的世界杯,还不如说这是一条章鱼的世界杯。

可以不看季军争夺战的下半场,因为实在熬不住睡着了,但是央5午夜版的《豪门盛宴》每晚必看,正好打发赛前的漫长等待,或者是睡前的无聊时光。如果不是王梁的存在,一群臭老爷们坐那里,没准我就先调到电影台,说不定一不小心还要错过比赛。王梁的存在告诉我们,世界上没有伪球迷,只有热爱程度不一的球迷,世界杯不是因为专业性而存在,更因他的娱乐性而存在。

王梁是央视文艺中心国际部的主持人,英语了得,曾经用英语专访过吕克贝松,对她的印象还是来自她多年的《正大综艺》外景主持。开始没觉得王梁和她的《豪门盛宴》如何,后来看到无数人朝这拍板砖,说她不懂球插科打挥把世界杯整得跟“快乐大本营”云云,我替她莞尔一笑,这小妮子这下算是火了。

正所谓足球是圆的,俺们国家队臭得不行,也没影响到人家星爷玩少林足球,想当年赵薇一个揉面做馒头的丫头,一样可以拯救被摧枯拉朽的球门,现在还有谁会朝她的秃瓢拍砖?足球是供人娱乐的,也是供人想象的,触及不到的我们可以YY,甚至是集体YY。足球是消费品,我支付精力和青春,熬得跟功夫熊猫似的,有时收获的却是些鸡毛蒜皮的话题。

我承认我是以一个伪球迷的心态看球,如说非要“专业”才配得上世界杯,那我当属不陪看世界杯之乌合之众。巧的是像我这菜鸟级的观众大有人在,身边更有甚者连双方场上几人都不懂的女生同样熬夜鏖战,几场比赛下来,不仅帅哥数的门清,连边裁没看出来的越位球也能争个脸红耳赤。世界杯的存在魅力正在于此,不管你懂球的不懂球的,男女老幼一网打尽,再说不懂又有什么关系,一来二去不也就懂了。

世界杯之于南非,它是一张通往世界的名片,世界杯之于我,就是精疲力竭的充分理由,世界杯之于王梁,说宽点这就是她的世界杯,央台把话语权给了她她说的算,说窄点这不过是一份本职工作而已。做什么都有风险,踢球的像巴西、荷兰,没踢着球去踢人,必遭骂名,说球的像王梁,直播节目机器架到眼前,说错了说对了说好了说坏了都是你,说对了是应该的,说漏了就糗了,其实不少人看的就是这个,好不容易逮着个拍砖的机会,还不发泄发泄。而对于我来说,完全是凭借一种泛娱乐的心态看球,踢美了我赞,踢砸了我也骂,至于场上的甲乙丙丁子丑乙卯,才不想多费脑筋。

让我费脑筋的是逝去的岁月,遥想当年青春年少,也曾奔跑在绿茵场。高中一年级才接触足球,还是因为“跑不死”被拉进来球队,正值南方雨季,洪涝之后的足球场几乎成了沼泽地,球在泥水里滚滚停停,特别是98年的大洪水之后,足球场几乎怠废。所以我后来的足球“生涯”从未过所谓脚法,大学时在足球队的生存价值依然是“跑不死”和速度,给我喂几个直传球,我就跟驴一样往前冲,瞎猫总能逮着个别死耗子。

上午醒来前你猜我梦见什么了?在南非世界杯巴乌声散尽的次日,我再一次梦见在泥水里踢球,梦境中的足球小如乒乓,总在脚前飞滚,却怎么也够不上,追得我好生辛苦。我想今天我的脸色一定很难看,正如谭飞说的:“肯定很多跟我一样,一副欠揍的尊容。”

南非世界杯是属于章鱼哥的,也是属于女主播王梁的,我不过是围观者,少了章鱼哥和女主播的世界杯真不敢想象,那真就只剩下呜呜祖啦的翁鸣和牛粪了,还有我们这些莫名其妙扑上去……

章鱼哥与女主播 牛粪或者世界杯 - 曾念群 - 老曾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7116)| 评论(4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