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曾的博客

娱人愚己

 
 
 

日志

 
 
关于我

曾念群

周边人称老曾,客家人,家在武夷山脉,尚有田地山林数亩,山野土楼一栋,十四年前进京,现隐居朝阳,为影视公司卖命,美其名曰策划,闲暇写写博客虚度此生。 QQ:38379683(只做业务交流,不闲聊,谢谢)

网易考拉推荐
 
 

非主流陶红的“刺血疗法”  

2010-10-09 10:59:41|  分类: 我的影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米香》是沉重的,沉重得令我们无法从这个时代的泥沼中拔足;《米香》又是明亮的,明亮得让我们相信阴暗的现实中还有人性的光辉在闪耀。

 

有一种沉重的生活叫米香

 

有一种沉重的生活叫米香,这是因为一个叫米香的女人。米香来自四川,她和她痴傻的儿子以及生活的困窘共同构成一种叫米香的生活。丈夫抛弃了他们,生存裹挟着他们,米香带着傻儿一路北上,寻找一种叫“嫁死”的婚姻。

 

米香不是来双扬,陶红这一次也无意将豆花的产业做大,和鸭脖子一样,米香对安稳生活的企盼拉得很长,然后被现实一刀刀剁开。我们可以选择麻辣或者五香味的“来双扬”,但米香只能在大李和王驼子之间抉择。大李有弟妹拖累,不符合“嫁死”的条件,一口河南口音孤家寡人的王驼子进入了米香的视野。

 

越过米香的困窘,“嫁死”婚姻的另一面是生活底层的另一个群落,他们没日没夜地挖掘,为地面输送可以温暖人间的煤块,同时也挖掘葬身的坟墓。在他们漆黑的身躯被吞没之前,窘迫的女子可以身相许,并期盼着有朝一日依靠抚恤金度日。这就像是大中国千奇百态婚姻中一道阴凉的风景,这道风景叫“嫁死”。

 

“嫁死”的女子往往生活所迫逼不得已,犹如通往地下矿藏通道上一朵朵彼岸花,摇曳着令人眩晕的气息。米香有幸或者说是不幸成为了其中的一朵。在这条通道上,米香不再是一个女人的名字,而是一种叫米香的沉重生活。

 

关乎人性而非爱情

 

《生活秀》是都市女人淡淡的苦涩,《米香》则是无助农妇浓烈的哀愁。

 

若干年前,买鸭脖子的来双扬没有等到她的爱情,等来的是一个一夜情的男人的无情抛弃,若干年后的豆花女米香终于修得百世姻缘,和王驼子成就了一番“钟楼怪人”的恋情。

 

米香对爱情是有渴望的,这一点在大李的身上有所流露,但是在生存和爱情面前,米香不得不选择前者。

 

米香和王驼子的爱情是个意外,一心“嫁死”的米香固然不会在样貌丑陋王驼子身上寻找爱情,事实也证明,“试婚”期间米香翻箱倒柜地寻找,她为的是王驼子“身后”的财产。

 

对于王驼子的“爱”,米香甚至还是抗拒的,米香一次次躲避王驼子的“爱”,逼得王驼子只能装睡,待得米香不注意时“霸王硬上弓”。王驼子野兽咆哮般的性生活对观众亦是一种蹂躏,令米香不堪忍受,甚至听信谗言痛下蛊咒,将自己的经血埋在王驼子工作的地方,烧起高香盼他死。

 

从一心盼王驼子死到想为王驼子生孩子平平安安过一辈子,这个“欧亨利”式的转折很容易将不认真看电影的人甩出去。表面上这是一种爱情的化学反应在悄悄地、一步步地起作用,其实不然,追根究底是深埋在米香内心深处人性在一点点苏醒和释放。

 

第一次听到矿难的消息,米香本能地冲上矿山,在岔路口被王驼子叫住,戒心重重的王驼子被米香打动,“试婚”结束正是成婚。婚后的米香经不住王驼子夜夜折腾,恨不得他赶紧死,米香的蛊咒立竿见影,矿难随即发生,死的却是一直情愫暗生的大李。王驼子抱着两个大柚子出现在米香面前的时候,米香在翻悔中找到了人性的支点。是夜,米香冒着生命的危险去挖掘蛊咒埋下的经血纸,这个类似救赎的举措同时也让她获得了电影后程得以和王驼子纯美人性匹配的资本。

 

王驼子无论如何是配不上米香的,这样“野兽与美女”的爱情最后强奸的是观众。但是故事到了最后我不得不为王驼子人性光辉折服。王驼子俘虏一心“嫁死”的米香分三步走,第一步对米香无微不至的照顾,特别是在米香自作孽受伤之后;第二步是对米香弱智傻儿视如己亲的爱护,特别是在傻儿不小心走失之后的找寻;第三步是在身患绝症之后隐瞒不治,甚至制造塌方深埋井下,大义凛然为母子博得抚恤金。

 

王驼子用自己的牺牲彻底唤醒了米香的人性,米香再度远走他乡。她宁愿举步维艰生存,也不愿去领取王驼子用命换回的八万块抚恤金。那一刻,米香从“嫁死”中超脱。

 

甚为监制兼主演陶红,这一次显然是在尝试做人性的挖掘,和非《山楂树之恋》之类刻骨铭心的爱情。

 

非主流陶红的“刺血疗法”

 

“刺血疗法”见诸于传统中医,是一种通过放血祛除邪气而达到和调气血、平衡阴阳和恢复正气目的的一种治疗方法。这样的说法用在《米香》似乎有点骇人听闻,却是隐秘而鲜活的现实,这也正是《米香》所蕴含的另一种力量。

 

《生活秀》之后封后的陶红并没有一头扎进商业片中,和章子怡、李湘的幕后道路完全迥异,陶红既没有选择时尚都市题材,也没有选择恶搞喜剧,而是选择了傅爱毛05年一本并不算十分走俏的小说《嫁死》。逆着大流,将大众电影的视线硬拗转到一个叫米香的坚忍女人身上。当我们看惯或者看腻了张艺谋浓烈的色彩,看惯或者看腻了冯小刚大开大合的催情,看惯或者看腻了甄子丹的动作,换个口味看一个跟自己离得十万八千里、生活毫不相干的女人时,发现了另一种完全不同的体验——好生心酸。都说电影是筑梦的地方,有时候却并不是,电影也可以是生活的另一面镜子,可以照到我们平时看不到或者无心留连的地方。

 

如果不是陶红,《米香》可能只是作为苦情戏在CCTV-6中一晃而过。首先是一部叫做《嫁死》的小说打动了监制桃红,然后《米香》才有了转胶片的机会。而要把这样一个题材搬进电影院,挤进国庆档,桃红要付出的则更多。

 

看完《米香》,一群人开始讨论故事叙述的年代和背景。应该是出于某种言不由衷的原因,桃红并没有给我们明确的答案,我们只能在片中找寻解码。从故事画面呈现的质感来说,可能大多数都市观众会认为这是个已经远离的时代。包括王驼子舍命换回的八万元抚恤金,也应该是上个世纪的价码,如今的抚恤赔偿应该是在十几二十万。而从王驼子给米香傻儿子买的漂亮鞋子看,他们似乎又活在当下,一个远离时尚与都市气息的僻静角落。有细心的朋友说看到王驼子的墓碑上刻着二零零几的字样,这个细节我并没有发现,如果当真,《米香》的现实意义更进一步。

 

《米香》反映的生活一旦放到当下,它就成了虚华世态的一个病灶。早在十年前,我生活的福建武夷山区同样生活着不少挣扎在生存线上的乡里,只有过年时买大块肥肉回去添添油水。如今我所了解的这些个居民虽然不敢说致富,但基本已经脱贫,其他案例没有经历不敢臆造。而从山西土地上成长起来的朋友则告诉我,他身边“嫁死”的案例颇多,亲戚中就有,和煤矿有关的生活,非富即贫,米香这样的人大有人在,她的生活仅仅是这个土壤上的“煤山一角”。

 

从这个现实的视角看,陶红就成为了一跟针刺,精准进扎进了时代的某个穴点,让我们感觉到了某种隐僻的疼痛,针眼上流出了虚华的血浆,尽管看着有点眩晕,却看得耐人寻味,此谓“刺血疗法”。

 

非主流陶红的“刺血疗法” - 曾念群 - 老曾的博客

 
【《米香》九月九日没有如期降临,转而成为国庆档的异类风景】

  评论这张
 
阅读(125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