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曾的博客

娱人愚己

 
 
 

日志

 
 
关于我

曾念群

周边人称老曾,客家人,家在武夷山脉,尚有田地山林数亩,山野土楼一栋,十四年前进京,现隐居朝阳,为影视公司卖命,美其名曰策划,闲暇写写博客虚度此生。 QQ:38379683(只做业务交流,不闲聊,谢谢)

网易考拉推荐
 
 

《搜索》和杜淳事件等拷问媒体自律  

2012-07-10 06:44:28|  分类: 我的影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明星爆粗口,就如高圆圆不给老头让座,就如女记者教训吴法天,很容易被主流价值观定罪量刑。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接受信息往往是非线性的,是片状的。此时此刻,只看到叶蓝秋死皮懒脸不让座,对她彼时彼刻的行为逻辑完全忽视,对她刚遭遇的绝症判决更全然不觉;此时此刻,只看到满地找牙的吴法天,对彼时彼刻吴法天的嘴脸并没有清晰的认识,而对其骂战约架的始作俑者身份几乎忽略不计;此时此刻,我们依旧只看到杜淳在微博爆粗口,而彼此彼刻苏州社会经济频道《星闻对对碰》报道用语不妥,透支自己媒体公众话语权的行为轻易被无视。

杜淳从“耍大牌”到“爆粗口”,事态的来龙去脉并不复杂。6月27日,杜淳参加苏州某家具展开幕活动,为自己代言的产品站台;随后江苏社会经济频道《星闻对对碰》报出“杜淳苏州耍大牌,要排场不要德性”,“只接受省级媒体采访”,“借助父亲跻身国内二三线明星”等言论;7月2日,杜淳在其微博中大爆粗口,事件升级。如下图。

《搜索》和杜淳事件等拷问媒体自律 - 曾念群 - 老曾的博客

本人做了8年媒体工作,其中6年电视媒体从业经历,另有影视制作和经纪公司工作经历近4年,不管是作为甲方还是乙方,抑或是媒体和嘉宾出席,我参加过不少于500场大腕明星唱主角的商业公关或影视娱乐发布会,不论从媒体视角、经纪公司视角还是商家视角,都有过非常深切的体验。基于此,本人做杜淳“耍大牌”到“爆粗口”事件的解读,应该是再合适不过。

《星闻对对碰》所谓杜淳“耍大牌”的依据无非两条:其一、迟到早退;其二、未接受他们的采访。有关这两点,我不妨分别从商家活动组织方、经纪公司和媒体三方面视角假案列解读,相信看完大伙对业态和事件会有新的理解。

商家视角:

商业活动邀请明星,无非是利用明星效应推广产品,提升自己品牌影响力。所有商家都在尽力追求活动效益的最大化,即明星影响力的最大化和媒体传播效应的最大化。为此,商家首先要确定一个公关活动的团队,部分公司有自己的公关部门和公关团队,也有不少公司外聘专业的公关公司来执行。一项好的公关活动,首先要有一个好的前期规划,也可以称作前期策划,包括新闻点的策划,活动流程的策划等。专业的策划团队会充分考虑商家的需求,同时也不容忽视明星参与活动的参与深度和尺度,并形成活动的策划文案和活动流程,然后发给明星经纪公司,得到确认方可执行。最后的活动,都是在策划文案和活动流程的基础上来实现的。就我经验而言,99%的公关活动或多或少或大或小都会有些意外状况发生,这就需要强有力的执行团队机动应变,以保证活动流程的顺利进行,将可能性损失降到最小。

个人亲历案列:谢霆锋某袜业品牌设计大赛代言活动

2007年6月28日,谢霆锋出席浙江某袜业品牌设计大赛代言活动,我作为代言活动媒介负责人参与了整个代言活动,主要负责媒体的邀请和发稿,同时担负新闻稿的策划和撰写。为了确保媒体去了有丰富的新闻可做,有亮点可以大肆报道,我在商家策划的活动流程上增加了几个点,其中一个环节便是由企业老总赠送谢霆锋“宝宝袜”,预祝他和张柏芝的宝宝顺利生产。当时张柏芝在港待产,这个新闻点的设计既为商家及其产品的合理展示提供了画面支持,同时为媒体挖掘谢张的爱情和宝宝的出生铺垫了话题——提前已经和英皇公司商议好,在此次活动上首度正面报出“张柏芝待产情况”、“腹中胎儿为男孩”等消息,并为谢霆锋由“问题少年”向“好爸爸好男人”转型做铺垫。一切都策划得很好,然而真正执行时,问题接二连三。

首先是谢霆锋香港航班因天气原因延误,原本计划中午前结束的活动,只能看天行事改在下午,要命的是安排好活动结束返京的媒体机票,临时面临改签,其中几家媒体另有任务,一定要连夜赶回北京;其次是主办方为了追求排场,活动现场放进了上千人撑场面,安保力量则远远不足,他们没有想到,这千人中除了前三排的人尚能老实坐在位上,其余的人轮番挤上前拍照,甚至站到了桌子上,现场几乎失控,活动流程只好大大压缩,草草收场;对明星出入通道事先没有考虑充分,面临场内上千“嘉宾”和场外数千粉丝合围之势,出于安全靠考虑,原本计划好在一旁休息室的媒体采访环节被英皇方面紧急叫停,没有采访对于远道而来的媒体来说就是白跑一趟,对商家而言也达不到传播的目的,一时间我被夹在媒体和艺人之间的尴尬境地,而当时我只有一个坚定的想法,一定要促成采访,于是现场紧急组织辟开一条安全通道,并和英皇商议将采访时间压缩到10分钟,短短几分钟内峰回路转,于是有了后来“张柏芝具体预产期”、“腹中胎儿是男孩”等报道——这也成为谢霆锋那些年在内地接受媒体采访最配合,最主动爆料的一次,谢霆锋从此扭转做起了“好爸爸”。

明星视角:

和商家邀请明星一样,明星参加商业活动,也是有他明确的目的和详细要求的。目的很简单,无非是追求收入和知名度提升。明星作为注意力经济特殊商品,也是需要经营和维护的,方能维持其光鲜亮丽的价值,尤其安全性是经纪公司的一条硬件,所以明星出席商业活动都会有非常谨慎而且详细的要求。例如,不适合自身定位的活动不参加,会扭曲自己形象的活动也不能参加,和自己市场价值不对等的活动不接,存在风险的活动更不能接。就算是符合自身定位,给的钱与身价对等的活动,明星的经纪人和助理也要做很多事先的沟通:去了做什么?怎么做?做多久?和谁一起做?有无媒体?何媒体?采访如何安排?采访提纲如何?等等。只有事先沟通好可行,经纪公司才会与商家进入合同细则的草拟阶段,双方都认可了才会签订合同。就算合同签订了,商家还要给经纪公司提供一份活动策划和活动流程安排,并得到经纪公司的认可,艺人才会在计划范围内充分配合商家活动。以日本经纪公司为例,不少日本大腕在中国的活动,会详细到行车路线的安排,如半道司机因为堵车临时建议改道行驶,日本人是会强烈抗议的,这不是矫情,而是专业。

个人亲历案例:小虎队成员商演

前两年俺曾帮着小虎队某成员签过一个美容企业答谢客户年会演出合同,地点是天津。当时也是状况迭出,整得我们措手不及。首先还是航班延误,加上活动方北京接车的司机走错道,所以原计划晚上九点开始的演出,一直到近十一点才开始。签约前有跟商家说过艺人此前签了一个湖南的演出,时间会很赶,万一航班延误会影响整个活动,商家考虑再三还是坚持签订合同,并把航班延误作为乙方不违约的条款写进条款。尽管想得够周详了,现场还是出现了及其尴尬的问题:演唱会后,商家要求明星一一跟她的客户合影,当时已经是后半夜了,艺人早已精疲力尽,但考虑到航班延误,艺人勉为其难留下合影,我们没想到的是,主办方没玩没了合影,各种组合各种批次合影轮番上,十几批次后,艺人实在坚持不住了,开始以合同外的要求拒绝合影,但是商家坚持说这是合同条款里的项目,争执半天,后来双方才恍然大悟,原来我们双方拿到的合同条款不一致,我们中间还夹杂了一个二道贩子条款不一的合同,二道贩子手里那份忽悠老板的合同,竟然还写着第二天陪该企业银行客户吃饭的项目,而我们签订的合同,只有三首歌的演唱任务。最后我们和商家各退一步,我们完成了所有合影,而商家则把陪吃饭的项目减掉,那个两边忽悠的二道贩子,最后自然是拿不到商家的尾款的。这个案例对我是个教训,同时借此和行外人事解释,艺人参加商业活动,对于合同外的项目,是没有义务参加的。记得前几年李湘曾被曝过做完活动不陪饭,耍大牌走人的消息,有些老板其实搞错了状况,合同之外艺人没有义务陪饭局,对老板们来说请艺人吃大餐是热情招待,对艺人来说随便“陪饭”是个掉身价的事,因为“陪饭”属于暗箱操作的“行当”,大多数正道上的艺人避之不及。

媒体视角:

新闻和资讯类节目,无不以独家报道,一手采访为追求,参加一个活动,追踪一个人物,如果连基本的采访都没有采到,那是没法回去和领导交差的,不仅意味着你拍摄的新闻价值贬值,甚至及其可能被枪毙,白忙活不算,还要挨一通臭骂。有关这点我在做编目编导和栏目主编和策划时,有过无数却身体会。以参加新闻发布会为例,发布会流程里的内容,大家都一视同仁,拍到的全是那点内容,编导们要想做一条完全不同的报道,关键是你能不能拿到独家的采访,如果拿不到独家专访,那你基本只能做一条和别家媒体类似的行活,如果你能拿到独家专访,你则及其可能做一条视角独特的新闻。如果连群访都没有你,而你的竞争对手采到了,那你就等着回去挨骂吧。好的节目,有竞争力的节目,能吸引眼球的节目,独家新闻的占有量是核心竞争力,优秀的编导无时不刻都在绞尽脑汁,挖掘与众不同的东西。反过来,明星也好,商家也好,也会倚重优秀的节目平台,给予更多独家和专访的机会,对于那些不入流或者刚起步的节目,这是一个必须迈过的坎,要不就等着倒闭。

个人经历的案例:《娱乐任我行》节目

以我在派格时做过旅游卫视《娱乐任我行》为例,节目开创伊始,最大的对手是光线的《娱乐现场》,还好我们有北京台老牌节目《环球影视》在手,开始可以打着《环球影视》的旗号套拍,在诸多只有三五家媒体才有专访安排的活动上,往往都少不了我们,比如张艺谋的《英雄》等。我们节目组还有一个优势,那就是公司有一个司机班,可以随时随地将我们送达新闻一线,这些是那些需要自己担负打车费用的节目组不敢奢想的,所以我们很快将新闻的触角伸到北京各偏僻角落,甚至的周边地区。这使我们很快摆脱了会议新闻的框框,将更多独家新闻承奉给广大观众。硬件支持是一方面,节目组的运作理念和编导的个人追求也起到了更大作用。编导们都不怕吃苦受累,发布会总是比别人早到,早早占据有利几位,甚至出双机位台前幕后追踪,别人拍20分钟的带子就回去编片子了,我们一个活动往往都要录制60分钟以上,必须有始有终。别家媒体因为非典早早消停了,我还想方式法进到机场航桥拍摄周杰伦抵京,陪着他去XX鞋广告拍摄现场,我也依旧坚持,功夫不负有心人。经纪公司的眼睛也是雪亮的,你的敬业自然会引起他们的注意。和英皇的关系也是那时候搭上的线,谢霆锋进军内地那些年的活动,不论管北京、天津、上海还是广州,我都跟拍了独家,从旁也见证了TWINS的崛起。

有了这些经历,再回头看杜淳所谓“耍大牌”,就不难理解了。杜淳所参加苏州家具展开幕活动,其实是为自己代言的某家具品牌站台,这么重要的活动,势必是事先沟通好行程,确认好活动流程的,这当然也包括媒体采访的安排。正如前文所述,99%活动都或多或少或大或小要出状况,想必杜淳出席的苏州活动也在所难免。就像是谢霆锋某袜业设计大赛代言活动,原本安排好上午的发布会,媒体却苦等到了下午,甚至还耽误了媒体返程,但是大家都没有怨言,因为这个行业就是这样的,这样的事情每天都在发生,我们努力避免,却在所难免。活动晚场有时候是因为主办方行程的安排,有时候是因为艺人耽误,有时候也可能是其他环节的失误,比如我们做的第二届金扫帚奖颁奖典礼,就因为话筒师傅意外迟到,晚场了将近一小时才开始,不知道的还以为哪位大牌迟到给闹的。按照我的工作经验,通知媒体到场的时间一般都比安排艺人到场的时间要早一小时,其他人员的通告还回更早,就算是明星以外的嘉宾,也是至少要提早半小时。只有其他人员都各就各位了,明星才会被安排出场,这个道理再简单不过,也无可厚非。明星大腕比其他人员早到的活动现场,那肯定是一锅粥的活动,一定是很失败的活动。至于明星“早退”,那也要取决于活动方流程执行是否顺利,如果一切井井有条,秩序也没有任何的隐患,明星肯定要按照流程安排完成合约,否则就是违约,要吃活动方官司的。活动方要担负起现场秩序的责任,如果现场乱成一锅粥,不消经纪公司多提醒,活动方往往也会出于安全考虑,采取紧急预案,或者干脆让艺人提早离开。如果现场都失控了,乱成一锅粥,媒体们自然也就不要奢望按照计划采访了。

不管是作为媒体从业者,还是商家活动执行方,或者是经纪公司的视角,《星闻对对碰》此番报道都是不妥的。一如陈凯歌《搜索》中的姚晨,开始未必是有心使坏,如考虑问题的切入点不对,就可能造成不可收拾的恶果。媒体作为舆论导向,掌握着公众话语权,这更要求我们行业自律,用更加客观的态度去审视每一个新闻事件,不偏不倚地传导给观众。最不可取的就是带着情绪和倾向做节目,把艺人逼到骂粗口的境地,其实对整个业态并没有什么好处。解决采访名额的办法其实也很简单,这次专访如果没有你,你也可以通过这次活动先建立一个联系,争取下一次的机会,一次次不行两次,循序渐进。这也是一种媒体公关,是媒体工作能力的一个方面,如果你们节目确实优秀,活动方是没有理由拒绝好栏目的。

【曾念群/文  欢迎约稿,约稿加Q请注明“约稿+媒体”,QQ38379683】

  评论这张
 
阅读(25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