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曾的博客

娱人愚己

 
 
 

日志

 
 
关于我

曾念群

周边人称老曾,客家人,家在武夷山脉,尚有田地山林数亩,山野土楼一栋,十四年前进京,现隐居朝阳,为影视公司卖命,美其名曰策划,闲暇写写博客虚度此生。 QQ:38379683(只做业务交流,不闲聊,谢谢)

网易考拉推荐
 
 

高圆圆|女神出嫁,多少男生今夜不眠   

2014-11-29 06:55:02|  分类: 我的影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高圆圆|女神出嫁,多少男生今夜不眠 - 曾念群 - 老曾的博客

 

女神终于嫁人了,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刚从《匆匆那年》的超前观影中解脱出来,像一只蛰伏地下的知了,刚刚爬出地界。

华夏地下的影厅在地下二层,在地心深处,没有信号,与世隔绝。正梳理自己的匆匆那年,惦念些微美好,又圆台北大婚的消息跳了出来,冲着我的鼻子就是一拳。

知道他们大婚在即,却未留心具体时日,也深知女神终是要嫁人的,可当消息如重拳扑面而来时,还是猝不及防。先是替老校友欣喜,紧接又是丝丝缕缕的失意,像是这北京的冬寒,缠绕脖颈。

花园路庚坊大厦到牡丹园地铁,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想不起自己是怎么走到地铁口的,也不清楚自己到底惦记了些什么,只记得决定发一条朋友圈消息,不记名的那种。

“那年,她在我的节目里梨花带雨,哭诉七年之痒后的分手,事后又给我打电话,让我一定要把她和哪位音乐人分手部分剪除,还说要是嫁不出去,就要我负责,今天,他终于嫁出去了,七年之后又七年,老校友,恭喜你!希望你的他放得下尊贵,时长会骑着自行车,带你去兜风!”

当海淀黄庄报站的时,我才突然意识到,上车根本没有看方向,做反了。就在下午过来的路上,我还在微信朋友圈里逗一位坐反车的女孩——曾与吴法天约架的女侠——一转身,自己就坐反了,赶紧下车。转念又一想,离母校也不远了,正好回去转转,于是又钻了回去。

在慈寿寺转花园村,再次回到地面,就像是回到久违的人世间,熟悉而又陌生的人世间。

苏俄积木式的大门拆了,亮敞多了,学校招牌也换了,从当年霸气侧漏的“中国工人运动学院”,换成与时俱进的“中国劳动关系学院”。腾出的空间,视觉上都腾给了办公楼,看样子别来无恙。记得那年暑期加了层,翻了新,十多年过去,并未见衰老。相比之下,倒是我这莽撞少年,成了白头翁。

1997年国庆,我在这个楼里的收发室打杂时,从老师订阅的《北京文学》中邂逅了刘恒的《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大概就是从那时伊始,决定利用课余再考个自考中文本科。就是这个小小的决定,为第二年与女神“同窗”埋下伏笔。

其实这个段落在以往的文章里说过多次了,无非是老跑人家对门98文秘班蹭课云云。98文秘班生源多来自北京,不少都来自于同一个高中,印象里除了一位来来拉西藏的康巴汉子属性男生,其他都是美女,这其中就有高圆圆。

我向来是后知后觉的动物,当我知道这个班级出了位明星时,我已不知在高圆圆的脑勺后潜伏了多久。再说我这偷偷流进百花园之举本就有采花之嫌,除了低调再低调哪敢造次,以至于几乎不敢将目光落到她身后。

教学楼别来无恙,正好赶上熄灯时间,管理员忙着打烊。二楼东南角的那间,就是我们曾经的地盘,如今在黑夜里静默不语。

印象里没在那里听过几堂课。本来就是不入流的学校,学的又是万金油似的工商企业管理。当年书本一发下来,好生无语,跟这些八十年代计划经济的老古董打了个照面,就统统束之高阁了。

一路之隔是电影院,票价区区五元,且是周边唯一影院。每到周末,南边的商学院和轻工学院(后来合并成“北京工商大学”),东边的北京工业大学外语学院,西边的首都师范大学的家伙都围拢过来。

这里曾经放映过一部叫《爱情麻辣烫》的电影,高圆圆的到来,让邻校男生除了看电影之外,多了一项邂逅明星的消遣。

那时候,在我们学校可以邂逅的明星还很多,当年风靡的《我爱我家》我们院里拍摄,影院东侧的电教中心的录音棚,常年有大明星来往录音。与我同寝的一位高一届老乡,就在电教的厕所里偶遇过正在嘘嘘的刘德华,激动得连尿都憋了回去。可惜他1997年中秋因为和校长儿子干架和旷课,后来被劝退了,错过了与女神恰同学少年的机会。

教学楼东侧的图书馆倒是我最爱,打球之外的课余时光,大多在这里消耗。穿过教学楼与图书馆之间的通道,抬头二层东北角那间,便是当年的98文秘班所在。如今追忆,在那间教室学的沉淀,似乎远比在自己教室学的东西多。

话说我们学校并不入流,也学不到啥玩意。学校主打工会学专业,基本都是地方选派来的劳模,年纪老大不小了。我们班也被塞进了好几位,工人出身,都四五十了,学着也吃力。不过也不是没有好处。就比如说这考试吧,各科都要照顾这批老人家的实际情况,考题自然难不到哪里。再不济,跟其中个别关系处好了,考试也就跟着通过。

当然也有不开眼的,就说我这同寝的另两位,打球时我们三驾马车所向无敌,考起试来二位却接连两学期四门挂彩,只好乖乖留级。只能说107室风水不好呐,四人宿舍,开除一个留级两个,最后只剩我这光棍莫名其妙混成了优秀毕业生。

教学楼身后是静心园。若这是白天,在98文秘班的后窗,可将静心园大貌尽收眼底。静心园不大,却是个微缩园林,亭台池榭,假山花圃,一个不少,还有园林秘径交错,石虎盘踞苍松翠柏,据说这是老虎庙的遗迹,一旁还有吴作人题词石碑。可这些在冬夜,均被萧飒吞噬,唯光丫丫的柿树,在路灯的映照下张牙舞爪。

沿着静心园北侧马路向东,十字路口即是宿舍区。我们宿舍就在路口,升级后搬到二楼把角。如果我们学校有什么地方可以叫观花楼,那非我们宿舍莫属。

按照校规,女生不得进男生楼,但楼后的开水房,是全体女生每日必须拜会的圣地。此外,十字路口还是女生上下课、出入宿舍、向食堂进发的必经之地,连进操场的入口,也在我们宿舍门口。

留级的老欧,时常拜会我们宿舍,尤其是早晚打开水的时分,总镶嵌在我们的窗台,成为一道隽永的风景。老欧不是个话多的人,大多时候都用微妙的肢体来表达他对这个世界的憧憬。他拉着颀长的脖子张望,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恭候高圆圆提着开水壶,从路的那头慢慢走来,然后消失在窗台下的拐角处。这时的老欧迅速移步,又去装饰对门宿舍的窗台。有时,窗框里的挤进的人头多实在太多,他只好等着下次。

同样留级的老田直接得多,他像青楼姑娘一样站在楼门口,也不盯着人家张望,待得高圆圆走到近处时,跟熟人似得打个招呼。他的篮球打得不错,算是学校篮坛一号人物,歌也唱得不懒,拿过学校卡拉OK赛第二名。留级后,他常跟晚一届的乐队混一起,乐队的都是北京土著,跟高圆圆熟悉,老田也就不认生了。

说起这个乐队,还挺有那么点意思。有一年学校晚会,乐队报名表演,结果整了一出好戏。学校本就隶属工会系统,自然不缺艺术人才,其中不乏上过央视春晚的高手。晚会节目不仅要报名,还要先面试,负责考核的是老八股,乐队早有准备,以柔和的《碧野仙踪》和《麦田守望者》过关。可当正式演出时,他们唱完两首并没有下台,而是突然唱了一首激情万丈的原创摇滚《我们的时代》,全场嗨翻,同时搞得前排的校领导一脸无辜。

毕业后,听说乐队主唱里程跟了刁寒,再后来就没消息了。而贝斯手张平毅搞了几年乐评,后来被搜狐收了,如今是搜狐艺人部总监。因为工作关系,时常还能与老张撞见。

这是十几年前的事了,如今故地重游,早已物是人非。路上走过的后生仔,打量我这陌生的大叔,那眼光中的潜台词告诉我,我不是这个钟点该在这里出现的生物。就在那个曾经熟悉的十字路口,老宿舍早于不见,连同后几排的女生宿舍一同消失,曾经三层的联排小楼,被一整栋大厦取而代之。包括南向的食堂等,也被高耸的大厦所替代。

看着这陌生的校园,我突然后悔,有件事情当初没有做,如今再也没有补救的机会。

那是毕业后的2005年,我所在的《太可乐了》节目邀请老校友来追忆当年,同时还要请了高圆圆同班的两位美女,以及哪位多事的老田同学。节目一开始很温暖,当曹启泰问到高圆圆在大学时有没有男孩子追她时,她还在感叹说她也觉得奇怪,怎么当年就没有男孩子追她,当初要是有哪位男生追她,骑着自行车带她兜风,他一定就跟他走了。节目中,我们恰同学少年,追忆匆匆那年,节目中老田还唱起了七年前给她写的一首歌,歌曲就叫《梦中女神高圆圆》,唱得我们一帮老同学泪流满面。

其实节目录制之时,正赶上她与张亚东7年之痒告终。原本与我商量好不谈那段的,我也跟主持人曹启泰沟通过,可是聊着聊着,高圆圆情不自禁地,聊起了那段七年之痒,聊起了一个想结婚的女孩与一个不想结婚的男人,然后如黄河决堤,汪洋一片。

她录完节目就后悔了,一再电话叮嘱我要把那段给删了。还好我们领导刘爽不是什么八卦之人,顶着浙江卫视领导的压力,同意把那段删除。记得后期操刀的技术是小胖栗巍,我不放心,还一直盯剪到最后。现在想来,《太可乐了》节目组上下几十号人都无比善良,大家本着对女神的护卫之心,没有一人走漏高圆圆与张亚东分手的消息。

录完节目,我还曾提议把老田那首歌拍成MV,反正机器我也有现成的,人工也有免费的,学校应该也会支持。我的提议得到了高圆圆的认可,她一口答应本色出演。非常遗憾,当策划拍摄方案时, 我与老田发生的分歧。我的意思是要有故事性,老田作为歌者负责弹唱,98文秘班的几位女生友情客串,同学付天明、卜军义和我,及其当时在京的其他几位同学出镜主演,戏份均匀。可老田非得又唱又演,一人独霸男猪脚,实在不可理喻,也就懒得折腾了。

现在想来,让他演了又如何?我多拍几条方案,后期剪辑同样可以解决均衡问题。如今物是人非,连校园都变得陌生。如说在这个校园里留下过什么遗憾,MV的流产算是其中一件青春憾事。

我的节目生涯一直到2008年,被我一刀切了结,此间制作的若干节目,都有邀请高圆圆做客,每次她都高高兴兴来,开开心心走。但我对《太可乐了》那次录制记忆最为深刻。

记得当初《太可乐了》节目录完后,她还给我发过短信,强调说要是她嫁不出去了,就要我负责。谁想她这一耽搁,就又是一个七八年。还记得录制节目前,我把她引荐给曹启泰时,曹启泰只与她照会了十几秒钟,随后悄悄告诉我,这个女孩很累人!做他的男朋友会很累!

我不知道曹启泰何出此言,他阅人无数,又是个老江湖,他的话自然有他的一番道理。然在我看来,高圆圆是个简单的女孩。

在学校那会,一次我在女生宿舍接待室出来,掀开门帘,迎头撞见她,我笑着跟她打个招呼,她也笑着回应。在他们班没少蹭课但,从没有与她多套近乎,说过的话不超十句,而且基本都是在迎头撞上不可回避时,简单打个招呼。

谁想毕业后多年,恰巧在一个行当讨生活,话反倒多了起来。早年采访她时,她还紧张,也不太会说话,不知道说什么好。那时王征带她,有一次在三里屯,忘了具体是为了哪个项目,他们正苦恼,年事见长,不能老演学生。

后来她变得越来越会说话了,但依旧那么简单。别人经纪公司走马灯似得换,她十几年不动窝;她妈妈身体不好时,她就不接戏,把更多的时间用来照顾妈妈。

当然,偶尔也能听到一些杂音。去年有一次,跟一位和高圆圆合作过的导演吃饭,同桌有人提及我们校友关系,于是他们问起当初,我说就是一个很简单很清纯的女孩,而哪位导演立马表现出反对意见,说其实也没那么简单!

我无力辩解。想想与高圆圆已失联多年,最近一次联系,还是前年她换新手机号时发来短信,之后我就把她手机号弄丢了,中间并无交流。那个在我心中永远单纯的女孩,学生时代就遇见一个并不单纯的音乐浪子,之后又遇见于小伟,一个八年前就一心想结婚的女人,一个三十多岁的超龄剩女,她经历的心路又岂是我们这等旁人所能了解。

其实从《搜索》开始,已从她的表演中感受到了她人生状态的变化,所幸也是在那个时候,她遇见了她的真命天子。作为老校友,从不去揣测她的生活,相信她的善良,她的简单,她的美丽,她的美好,她的与世无争就行。

时值老校友大喜,我却在这冬夜里兀自哀愁,说来好生可笑。这大许也就是我们那一代老男人柔软吧。一方面,我们希望她好,希望过得幸福,找到属于她的感情归宿;一方面,我们又在心里把她奉为女神,奉为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的莲台,谁将她从我们身边夺走,或将她占为己有,我们或多或少地不爽。

此时的台北正气候爽朗,而北京却是冬寒料峭。在外呆久了,彻骨的冷是无可避免的,可又不能像当年,冷了就上操场跑个十圈。赶着末班地铁回家,乖乖踏上回路,家还在城市的另一端,列车哐当哐当地晃着,放佛在嘲笑:

女神嫁人了,你们这些老男人,该洗洗睡了。

高圆圆|女神出嫁,多少男生今夜不眠 - 曾念群 - 老曾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69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