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曾的博客

娱人愚己

 
 
 

日志

 
 
关于我

曾念群

周边人称老曾,客家人,家在武夷山脉,尚有田地山林数亩,山野土楼一栋,十四年前进京,现隐居朝阳,为影视公司卖命,美其名曰策划,闲暇写写博客虚度此生。 QQ:38379683(只做业务交流,不闲聊,谢谢)

网易考拉推荐
 
 

《黄克功案》:延安炮龄青年的悲情人生  

2014-12-02 05:11:33|  分类: 我的影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导读:小时候我们常常哼唧一首革命歌曲改编的童谣:“革命军人个个要老婆,你要他要,哪里有那么多?”

 《黄克功案》:延安炮龄青年的悲情人生 - 曾念群 - 老曾的博客

 

       有人把毛泽东杀黄克功比成诸葛亮挥泪斩马谡,大错特错。马谡失街亭,违背作战部署,导致诸葛亮第一次北伐失败,斩他,是军法。黄克功的死,和战场毫不沾边,他是泡妞不成,起杀心,属于桃色事件,毙他,是刑法。马谡就算霸占民女,也罪不至死,你看吴宇森的《赤壁》,曹操雄兵百万,为的就是一个叫小乔的妞,且还是人家周瑜的妞。只能说黄克功走背,被竞争对手盯上了,上了国民党的《中央日报》,这就好比小三在微博上实名举报贪官,你说办还是不办?

      马谡死时38岁,古时这个年纪可以当爷爷了,黄克功死时不过26岁,可能还是个处男,至少连个婆姨都没娶上。 电影里的黄克功,脸上多了一块疤,依旧难掩帅气。而黄克功案是我党一块伤疤,边区法庭办得再漂亮,它也帅不起来的。如今这道疤被人从故纸藉里翻出来,当众揭开,拍成电影,委实出人意料。不少人畅想,这才是主旋律影片的未来。主旋律片的未来该是什么个样子,我不知道,我所知道的是,领导干部加桃色,一定好看。

桃色主旋律要开山?

      不知77年前是夜的延安下雨了没,从电影的角度来说,下点雨总是好的。雨夜、女尸、桃色、谋杀、干部,几个关键词组装在一起,就是一枚制导炸弹。这事就算放在资讯爆炸的今天,也能直指今日头条,何况是在1937年的延安。对于平头百姓来说,死个村姑算不了什么,顶多骂几天也就忘了,毕竟人家官大,而且还是功臣,想娶你那是抬举你,简直不识好歹。对于国民党来说,那可了不得,好不容易逮着我党桃色事件,不做足文章岂能善罢甘休。于是“封建割据”、“无法无天”、“蹂躏人权”等词汇终于找到了血淋淋的栖身之所。

其实最令毛泽东挠头的,不仅只是国军舆论,你张灵甫杀妻不也照样加官进爵吗?头疼的是,死的并非普通村姑,而是投奔延安的进步学生。当时延安的处境微妙,这不正以抗战之名忙着招贤纳士,填补元气,好不容易有刘茜这样的进步青年穿越层层封锁,投奔而来,结果却死在领导干部的抢下。那会没有微博,投奔延安的青年个个堪比大V,弄不好人心尽失。再说了,你军官泡妞不成就可以杀了,你让剩下那些个豆蔻年华的女生怎么睡的着觉。

除了部分毛泽东情节的简化,影片对历史事件进行了高度还原。包括毛泽东的犹豫,贺子珍的痛心,胡耀邦的稚气,雷经天的为难等,影片都有尝试性的涉猎,这在过往主旋律影片中,鲜见。当然,故事的落幅一如大众所知,黄克功被毙,冤魂得以安息,我党的司法制度顺势登台亮相。也正是此正能量落幅,让这个桃色事件得以涉险过关。从某种意义上说,《黄克功案》是当代桃色主旋律的开山之作,但并不意味着这一题材会后继有人。

 《黄克功案》:延安炮龄青年的悲情人生 - 曾念群 - 老曾的博客

 

杀黄克功乃我DANG公关秀?

《黄克功案》选择在司法日上映,是个鸡贼之举。不仅可以“证明”我党以法治国之源,与当下拍苍蝇打老虎的大政方针也颇为契合。在这个安全帽下,影片采取了去桃色化的叙事,上半场立足涉案调查,下半场着眼庭审断案。

涉案调查的好处在于,可以用悬疑解扣的方式来构架黄克功案件始末,而弊端在于,案情脉络早已大白天下,因此,必须另行加料。影片中,调查并不像百度搜索那么轻易,而胡耀邦等也没有福尔摩斯的智慧,加上个中人情世故纠错,调查插曲宣兵夺主,成为影片探索黄克功案的附加值。所幸的是,高层当时虽不知如何决断,但追查真相的决心还是有的。再说了,有人在自己的眼皮底下作案,这不就是在太岁头上动土么,领导层怎能任由真相掩藏。

至于公审部分,是不得已而为之么?我看不见得,关起门来一合计,或是下道圣旨判他个十年八年,悠悠之口也能消除十之八九,判他个枪毙也未尝不可,那倒是一了百了。为何要公审,显然另有目的。黄克功毕竟是老功臣,不管你怎么合计,都会有反对的声音,如直接下旨诛杀,难免要伤其他些个老革命的心。公审则好处多多,一来可以释放多放声音,让不满和愤懑得以排解;二来集体意识决定黄克功生死,那就怪不得咱老毛;再说万一群众多认为他罪不至死,或觉得他应该戴罪立功,也未尝没有一丝可能;此外,就算黄克功被判死刑,还可以废物利用一下,让刚刚成立的边区法庭来次千载难逢的实战,为将来法治建设沉淀经验和群众基础,可乐而不为。

说白了,黄克功案的公审,是我DANG一次公关秀,而且是一次非常成功的公关秀。

抹不去的桃色印记

对比黄克功本尊与王凯的扮相,颜值差距不小。但从历史照片来看,黄克功非秦琼尉、迟恭那般凶神,更不像李逵、程咬金般恶煞,相貌还说得过去,而且 10年工龄的他不过年芳26岁,正直青春好年华,战功卓著,贵为团级干部。按照今人审美情趣看看刘茜留下的照片, 20岁豆蔻年华的她,不仅面子大了点,还长得有点着急。那么在那个英雄崇拜的年代,为什么刘茜不为黄克功所动情,结果冤死在他手中呢?这就是这个案件留给我们的遐想空间。

影片对黄克功的做系统刻画,仅只通过调查介入的手段,呈现出他片状人格。一开始,他跟无事人般,这点不难理解,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当年跟着老毛上井冈山,从一个小毛孩熬成了后来的团级干部,杀人早成了家常便饭;奔赴前线的途中被截回时,他还矢口否认,更可见他过硬的革命心理素质;直到贺子珍亲自过问,他才默认了自己的行径,可老战友的调查询问时,他又演起了无辜,说是枪支走火;当调查人员发现第二枚弹壳,并从尸体上找到第二处枪伤时,他依旧居功自傲,报以赦免的侥幸;当得知要被公审,也未见他有多少忏悔之意,还给主席写信乞怜;直到法官让他申诉时,他还一口咬定“她破坏婚约是污辱革命军人”。仅从电影呈现的黄克功来看,果然是我党培养的好儿女,大义凛然,宁死不屈。

影片对桃色部分虽然着墨不多,依旧难掩今人以桃色的眼光审视这段历史。

《黄克功案》:延安炮龄青年的悲情人生 - 曾念群 - 老曾的博客

炮龄青年的悲情人生

在延展今天的话题之前,首先要强调的是,杀人肯定是不被容忍的,就像黄海波嫖娼不被法律允许,但我们不能因为黄海波嫖娼,就判定他一定是个彻头彻尾,且不可原谅的坏蛋。我们在揣测黄克功杀人动机前,不妨先瞧瞧当时的延安情场生态。

上世纪30年代号称文艺革命的圣地,引无数文艺女青年竞折腰,火爆盛况,一点度不亚于今时文青妹纸对艳遇集散地大理的憧憬。就说延安文艺女青年的代表丁玲同志,先是逃婚,跟瞿秋白暧昧,然后又跟胡也频,之后是冯雪峰,这种作风一种被她带到了延安。面对这些摇曳多姿的文艺女青年,你说黄克功的安全感何来?

更糟糕的是,1938年前后的延安,男女比例高达30:1。大批的文艺女青年虽然缓解了延安的旱情,但依旧是毛毛雨,无法改变狼多肉少的格局。而且文化水平的差异,也使得很多妹纸看不上延安干部。就拿这薛明来说,搞得贺龙同志一度很头疼,要还好副校长彭真及时出面,把这段婚姻按在板子上定了钉。包括共产国际的李德到了苏区,他的夫妻生活也是组织给搞定的。当然,也有霸道的很的,看戏时往台上一指,说我要她当我老婆,于是一位将军夫人就此诞生。《黄克功案》:延安炮龄青年的悲情人生 - 曾念群 - 老曾的博客【薛明与贺龙】

  记得小时候经常哼唧一首革命歌曲改编的童谣:“革命军人个个要老婆,你要他要,哪里有那么多?”也许就是那会流传下来的。

黄克功16岁跟着闹革命,闹了10年,不过年芳26,正是荷尔蒙高度分泌的年纪。团级干部的档位高不成低不就,向组织申请分配吧,显然还轮不着他,所以只能自己勾搭了。话说这刘茜来到延安不久,一开始就在黄克功所在十五队学习,一来二去,谈起爱情。所谓“恋爱中行走的两个人,走得快了,你觉得压力太大,走得慢了,他觉得你没诚意”,这大抵就是两人最后的爱情。加上文艺妹纸对兵哥哥接触久了,粗陋之处难免有个犹豫与适应期,这时候黄克功频频逼婚,固然适得其反。她一时还无法想到,黄克功可是随时奔赴前线的人,指不定哪天就嗝屁了,哪有墨迹的时间。也许黄克功只是不想在嗝屁前连个炮都没打过,一捉急,就要把妹纸给吓到。再说他多少有点居功自傲,占有欲作祟也不奇怪,对面一时无法控制的场面,激情杀人不是没有可能。

 于是,革命功臣沦落为杀人犯,炮龄青年成了炮龄亡魂。

 
 《黄克功案》:延安炮龄青年的悲情人生 - 曾念群 - 老曾的博客【投奔延安的女学生】
 

黄克功跟马谡相似之处在于,最后都有高层领袖写的文章,马谡人头落地后,得到了诸葛亮亲笔祭文,而黄克功在押赴刑场之际,也得到了毛泽东写的“回信”。同样是主子写的文章,祭文的字里行间都痛与泪,而马泽东的信则更多的是公允或说决绝:

雷经天同志:

你及黄克功的信均收阅。

黄克功过去的斗争历史是光荣的,今天处以极刑,我及党中央的同志都是为之惋惜的。但他犯了不容赦免的大罪,一个共产党员、红军干部而有如此卑鄙的,残忍的,失掉党的立场的,失掉革命立场的,失掉人的立场的行为,如赦免他,便无以教育党,无以教育红军,无以教育革命,根据党与红军的纪律,处他以极刑。正因为黄克功不同于一个普通人,正因为他是一个多年的共产党员,正因为他是一个多年的红军,所以不能不这样办。共产党与红军,对于自己的党员与红军成员不能不执行比一般平民更加严格的纪律。当此国家危急革命紧张之时,黄克功卑鄙无耻残忍自私至如此程度,他之处死,是他自己的行为决定的。一切共产党员,一切红军指战员,一切革命分子,都要以黄克功为前车之鉴。请你在公审会上,当着黄克功及到会群众,除宣布法庭判决外,并宣布我这封信。对刘茜同志之家属,应给以安慰与体恤。

毛泽东

19371010

 

 《黄克功案》:延安炮龄青年的悲情人生 - 曾念群 - 老曾的博客

  

     

————————————————————————————————

扩展阅读:

 

 

1937年延安“桃色事件“

1937年的延安,发生了一起轰动一时的黄克功桃色事件。毛泽东挥泪斩马谡,一个勇冠三军的红军将领被公审枪毙了。

故事背景

黄克功,江西南康人,1927年参加革命,1930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同年入党。参加过井冈山斗争和两万五千里长征,历任红军班长、排长、连长、营政治教导员、师政治部宣传科长、团政委。在二渡赤水的娄山关战役中立大功。延安时期任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第二期第15队队长、第三期第6队队长。

刘茜,原名董秋月,山西定襄人,在太原市友仁中学读书时,思想进步,是民族解放先锋队负责人。卢沟桥事变发生后,她愤暴日侵凌,感国难严重,积极响应党的抗日号召,在党组织的护送下,冒险通过敌人的一道道封锁线到达延安。她充满了抗日救国的热情,在从延安给哥哥的信中说:我并未把自己估计多高,只不过尽力而已,吃苦受惊当然是有的,但为了国家又有什么可说。到延安后,刘茜先入抗日军政大学第十五队学习。在抗大,她生气勃勃,努力学习和工作,几次要求上前线,被校领导誉为年龄最小,表现最好的学员。

《黄克功案》:延安炮龄青年的悲情人生 - 曾念群 - 老曾的博客

【黄克功与刘茜】 

刘茜到抗大第十五队学习时,正好黄克功在第十五队任队长,遂与黄克功相识。两人经过短期接触,感情尚好,常通信往来,渐涉恋爱。

19379月,陕北公学成立,抗大第十五队全体人员拨归陕北公学,于是,刘茜也随队转入陕北公学学习。但不久,黄克功被调回抗大任第六队队长,刘茜仍留在陕北公学。以后两人接触少了,关系渐渐疏远。黄克功见刘茜与其他男同学来往,心怀嫉妒,加之听了一些风言风语,就觉得刘茜在陕北公学另有所爱,对他不忠诚,就去信责备刘茜并要求立即结婚。刘茜对黄克功的反复纠缠,渐生反感,屡次劝说、批评无效后表示拒绝结婚。黄克功则认为失恋是人生莫大的耻辱

黄克功和刘茜之间有过一段短暂的热恋,但随着两人交往的加深,他们对爱情及婚姻家庭认识的巨大差异很快就显现出来。那时延安年轻人多,多数尚未结婚,据说男女的比例是五比一。外来的青年都很崇拜长征干部,把他们看成传奇式的英雄,女青年找对象,有所谓走长征路线之说。刘茜是个年轻美貌、能歌善舞的姑娘,黄克功则是个战功累累、身居高位的军人,在恋爱、婚姻和家庭问题上,两人多少都存在着一些不同的观点。相处久了,他们之间便在生活情趣、习惯爱好方面表现出许多不同,先是矛盾、纠葛和不协调,后来是乏味和苦恼,最后产生了难以弥合的裂缝。从当时的情况来看,刘茜还是一个充满幻想的少女,她渴望的爱情是浪漫的精神之恋。她在给黄克功的一封信中说道:我希望这态度永远下去好了!将来的问题,将来再解决,你不要再急急地想结婚……”“我希望我的爱人变成精神上的爱我者。在另一封信中,刘茜强调了爱情的共同基础,她写道:爱情不是建立在物质上的,而是意志认识的相同,你不应把物质来供我,这是我拒绝你送我钱和用品的原因,希望你不要那般的来了,你无形中做了降低朋友的行为。对于夫妻在婚姻中的地位,刘茜认为:就是夫妻在合理的社会制度中,互相的也是各不依靠,而是帮助,你认清点!!同学董铁凤转述刘茜对她说过的话,刘茜对黄克功不满意的地方是:她觉得他只认识一天,便要求她结婚。

此外,两人的观念差异还体现在交友问题上。由于工作及性格的原因,刘茜与其他男性有较多的接触,这使黄克功心怀妒意,以致无端猜疑,认为她随处滥找爱人,而刘茜曾告诉黄克功:我们像亲兄妹一般的过着生活来到延安,但我们是同学只[]合,而没有和其中之一个产生什么爱的,我们一块游山玩水,一块打球,一块讨论,无形中失去了男女之界。现在仍是那般的。在后来的调查中,两位调查者都认为刘茜与其他男同志仅有工作关系,与外面(白区)及其他人之间亦没有信件往来。

案案情概述

1937,延安陕北公学不到20岁的女生刘茜一夜未归。校方接到报告后,立即派人四处寻找,在延河岸边的一块大石头旁边找到了她的尸体。她身中两枪,已经死亡。

延安保卫处接到报案后,发了通报,很快就由下面反映上来两条重大线索。一条是刘茜同宿舍的同学反映,出事前那天晚上,延安抗日军政大学第六大队大队长黄克功前去找她谈话,约她到延河岸边散步谈心。因为刘茜原来就在黄克功任队长的抗大第四大队学习,两人关系过从甚密,后来成了恋人,关系也公开化,因此黄克功约她外出谈心也并不是第一次。另一线索,就是黄克功的警卫员举报自己的首长形迹可疑。他发现首长(黄克功)天刚亮就爬上抗大六大队所在地凤凰山上的一垛高墙向城外河边眺望,给他擦枪的时候,发现他的手枪有刚发射未久的痕迹,给他洗衣服的时候,发现衣服上有新鲜血迹。警卫员感到事情重大,于是向保卫部作了汇报。

领导同志立即找黄克功谈话。这时的黄克功已经恢复了理智,承认刘茜是自己所杀,并毫无保留地从头到尾坦白了自己的杀人罪行并提出接受依法判处。经抗大副校长罗瑞卿同志向中央领导报告批准,高等军事法院便依法把故意杀人嫌疑人黄克功逮捕收监,准备依法审判。

此事一时间在延安轰动一时,国内外一些报刊把它当成是共产党的桃色案件”,抢先发表。

 《黄克功案》:延安炮龄青年的悲情人生 - 曾念群 - 老曾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57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