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曾的博客

娱人愚己

 
 
 

日志

 
 
关于我

曾念群

周边人称老曾,客家人,家在武夷山脉,尚有田地山林数亩,山野土楼一栋,十四年前进京,现隐居朝阳,为影视公司卖命,美其名曰策划,闲暇写写博客虚度此生。 QQ:38379683(只做业务交流,不闲聊,谢谢)

网易考拉推荐
 
 

吴天明:卒于没有航标的漂流  

2014-03-22 01:04:13|  分类: 我的影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据说天堂里开了一家电影院,所以他们都去了。先是孙羽、路学长、蓝为洁、袁牧女,然后又是林白和吴天明。

    吴天明的告别式横幅为“天明导演快乐远行”,似乎很符合他人生的气场。在他75年的人生轨道上,有人尊他‘伯乐’,有人称他“头儿”,老了老了,他自己在导演何平的微信群里取名“老兔子”,仿佛是个乐天知命的老头,而张艺谋却说:“他晚年能感觉到他不快乐,想拍的电影不能痛快地拍,又不愿意做那些应景的东西。”这话很令我震惊,转念又替他哀凉。

    关于吴天明的电影人生,微信群里流传的一席话貌似透彻:“吴天明,中国新时期电影的拓荒者,以电影《没有航标的河流》为证。中国西部电影的举旗人,以电影《人生》为证。中国电影走向世界的破冰船上的掌舵人,以电影《老井》为证。是中国电影新时期的当代伯乐,以张艺谋、陈凯歌、田壮壮、黄建新、周晓文、何平、芦苇、顾长卫、赵非、曹久平的崛起为证。他领导的地处中国西部一隅的西影小厂由弱小到强大,成为中国的好莱坞,走向世界。他对中国大西北乃至黄土地的奉献,必将与石鲁、路遥齐名,永生长久,辉映人间!”

    我想补充的是,这样的概括不过是他人生的A面。

    2005年,中国电影导演协会把他们的第一个“导演终身成就奖”及其10万元奖金递到吴天明手里,肯定他江湖地位的同时,正好给这位生活艰难的老前辈贴补家用,可他一转身就捐给了当年《老井》拍摄地的村庄打井。欣慰之余,他显然不服就这般乖乖老去,并在《我的小传》中写下:“同行们对我大半辈子的劳动做了公正的评判,我当死而瞑目,但是‘老骥伏枥,壮心不已’。我还有精神再干十几年。”6年后,他赶在玛雅人预言的世纪末日前拍完了新作《百鸟朝凤》,可惜至今未得上映。对于如今的电影市场来说,吴天明的新电影就像是没有航标的漂流。

    半年前,张艺谋曾与和他的‘伯乐’吴天明坐到一起,开始筹划合作新片。关于那次会晤,还被八卦狗仔记录在案,这恐怕也是吴天明离娱乐圈最近的一天。“经济上,感觉不宽裕,现在东西都贵,他也应该算‘北漂’吧。”如若不是人去楼空,我们恐怕没有机会一探这位老人夕阳晚景中的究尽,“他想做很多事,像建电影基金会、办电影学院,很多计划,都没来得及实现,壮志未酬啊。”可惜还没等张艺谋从《归来》中腾出手脚,他那孤独的“伯乐”就撒手人寰。

    90年代初,吴天明辞去西影厂厂长职务,将自己放逐美国,94年归来拍摄了《变脸》,然属于他的时代渐行渐远,西影厂的厅级待遇没有了,从此沦为了名气其实的“北漂”。和许多“北漂”一样,吴天明时常独居天通苑的工作室,直到他人生的最后时刻,还在与北京的交通拥堵做着无力的抗战,结果还是被早高峰堵去了他心肌梗塞抢救的最佳时机。他临走的前夜,还给许还山发了封邮件,内容竟然是关于心肌梗塞怎么自救的文章。

    吴天明的最后一次大银屏的“快乐远行”,是张杨那部毁誉参半的《飞越老人院》,有人批评电影不够与时俱进,有人认为吴天明等老人家的表演过于老套,当然也有人从中看到了情怀。是的,那是一票过气的老人,被时代遗忘的老人,可只有张扬这样的导演,还能“纪念”他们的存在。

新浪调查20.6%网民不认识吴天明,更别说同日去世的“白毛女”林白导演。年轻一代不认识吴天明不要紧,但年轻一代导演一定要认识他,研磨他,吃透他。不仅因为他慧眼识珠对张艺谋、陈凯歌等第五代的提携,更在于他待电影的态度。艺术的理念会随着时代摇摆,但对艺术的那份严谨、执着和气节永不过时。

早他的第一部独立执导的电影《没有航标的漂流》时,他就要求演员去蚊虫满江的潇水河上放排体验生活,有的演员没去,拍戏时来了,穿着农民的衣服,怎么看都像是城里人,结果拍了一半,吴天明果断换人。到了《老井》时,他拉着张艺谋等在太行山住了两个多月,背了两个多月的石头,平均一天背两到三块大石板。换做如今的大腕明星,谁干?谁又做到?正是这样的创作态度,让《老井》携中国电影的大旗走出了国门,同时为张艺谋处女作《红高粱》埋下了艺术的种子。

作为张艺谋、陈凯歌、田壮壮、黄建新、周晓文、何平、芦苇等腕儿的“伯乐”,吴天明不仅有一双识别良驹宝马的火眼,同时还有一双洞穿糟糠的金睛,以及一颗坚守艺术底线的决定。当年时任西影厂厂长,他不过四十几岁,突然有一天,厂里一位六十多岁还无作品的“老导演”给他噗通下跪,求他给个“当回导演的机会”,谁想吴天明也噗通跪下,反倒求他放过中国电影的未来。这段故事后来芦苇在他的书里有所记述。

诚然,有时候严谨也会让人碰钉子。90年代初吴天明出走美国的种种在此不便多说,2003年《龙年档案》筹备时,还因为向老东家西影厂的“意见”说不,结果被无情地踢出局。直到他去世前,何志铭导演还在给宣传部写信,希望能给吴天明在西影厂留出一间工作室,但他却迫不及待地走了。

    此时此刻,“天明导演快乐远行”告别仪式正在八宝山举行,他一手提携的第五代大腕以及受他荫护的后生们,还有相关部们新老领导正在追忆他的辉煌过去,而我闷在雾霾笼罩的城东孤独地怀念这位老人哀凉的晚景。我们总是待到人去楼空时,才装么做样地去缅怀和感叹。他给了整整一个时代机会,回过头来,谁又能给他再一次的机会!

吴天明的独立执导始于《没有航标的漂流》,他的人生终于没有航标的“北漂”,前半生成为别人的航标,后半生却迷失在自己的漂流中。据说,他走时的书桌上,放着做了夹注的《秦腔》,用钢笔写的一篇文章,也还没有完成。高群书说:“吴导离去,是不想和这个世界再说什么了,换阵天堂再战。”此话我宁愿相信。

 

【《新民周刊》】

  评论这张
 
阅读(9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