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曾的博客

娱人愚己

 
 
 

日志

 
 
关于我

曾念群

周边人称老曾,客家人,家在武夷山脉,尚有田地山林数亩,山野土楼一栋,十四年前进京,现隐居朝阳,为影视公司卖命,美其名曰策划,闲暇写写博客虚度此生。 QQ:38379683(只做业务交流,不闲聊,谢谢)

网易考拉推荐
 
 

《道士下山》:凯歌下山  

2015-07-09 09:00:58|  分类: 我的影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时候,入世是为了出世,下山是即为上山。《道士下山》中何安下如是,娱乐江湖里的陈凯歌亦如是。

      《道士下山》与陈凯歌以往的作品,气质上有太多的不同。表象里,它像是一个入世未深的新锐,标新立异,手法乖张,极尽癫狂,暗黑残酷,又精美工整;骨子里,却依旧还是那个陈凯歌,总想揣摩点为人生的道道,只是这次借着徐浩峰个性江湖,藏得更加文绉绉的。

      第五代导演昔日才情无需赘言,恰逢体制发光发热,才情之外,可有无数资源可调度。到了以张元、王小帅等为代表的第六代登台时,就没那么命好了,钱得自己筹,单得自己埋,被无情地推向未知市场。第六代的大多数至今都没能从市场捞得一金半银,却殉道者般地撕开了市场的缝隙,而跳出来收果子的,依旧是第五代——第五代对商业电影的尝试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就已普遍,其中就包括陈凯歌的《荆轲刺秦王》。2002年张艺谋一部《英雄》,为新世纪国产电影工业树立标杆,同时打开了电影营销的潘多拉魔盒,从此创作开始沦陷于营销的涡流。

某种程度上,张艺谋《英雄》以来对市场的开拓,实现了对中国电影的救市,但同时也尝到了饮鸩止渴的苦楚。第五代影人在自己修筑的娱乐化高速路上惊异地发现,超车的、超载的、超速的,什么妖邪都有。再一个盹的功夫,连郭敬明、韩寒都抢过了半个身位。各式车辆一多,别车的,急刹的,晃灯的,加上一路残片碎屑,已然不是自己熟知的道路,连游戏规则也变得陌生。在电影的娱乐快轨上,尤其是网络生态的冲击下,陈凯歌一度不适,但终究他适应下来了。想当初胡戈“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就能让他泣血而歌,现如今《搜索》和《道士下山》接连公开表示对各种舆论好赖兼收。从一个《霸王别姬》的出世高人,到《无极》入世尝试,从对胡戈的排异,再到《搜索》的网络视角,陈凯歌一步步放下身段,变得愿意与市场对话,也懂得了如何受用市场的各种反作用力。

陈凯歌在他的“电影情书”中说:我只想请人帮我过“工业”这个关。这话过谦了,言外之意,他是想借《道士下山》,为当下电影工业探索一个新模板。过去的十余年,时间已正明《英雄》开创的PPT美学是落伍的,空洞无物的古装动作大片挣扎了十年即寿终正寝。如今的影坛,资本乱入,奇花异草,乱象纷呈。不管你昨天是二流演员,三流作家,亦或是个热门主持人,一溜烟的功夫,都变成了富得流油的畅销片导演。虽说英雄不问出处,然这批“奇才”的涌现,并没有让电影创作或说电影市场变得更好,恰恰相反,他们让电影市场变得越发急功近利,结果是一票工业水准连五十分都达不到的电影,垄断了八成以上的国产票房。与这些歪瓜裂枣的导演争宠,当然不是陈凯歌和张艺谋等导演当下的人生使命,在众多的选择面前,陈凯歌选择了重树国产电影工业标杆的使命。

在徐浩峰原著小说的江湖里,不仅奇人、奇技、奇事、奇情纷呈,还包罗了二战元素,人物游走在军方、帮派和日本势力之间。陈凯歌提笔一挥,砍去了所有战争以及政治的元素,仅取无知小道何安下的一段下山奇遇。画面和技术上不肖说,这些向来不是陈凯歌的问题,创作把控上,陈凯歌吸取了种种教训,《无极》的好大喜功,《梅兰芳》半程溃力,《赵氏孤儿》的过时老气,以及《搜索》的单薄,在这里都得以遏制。故事仅取小道士何安下的人生截片,以小见大,电影风格癫狂乖张,不无喜感,同时又残酷暗黑,笑点之外,冷不丁给你心灵深处戳上几戳。陈凯歌这次的导演状态,更像是一个奔跑冲刺新锐,而非倚老卖老的老江湖。从电影创作和电影工业视角来看,《道士下山》不是最圆润的,但至少都是合格的。

陈凯歌作为中国影坛硕果仅存的几株大树之一,难免成为当下网民泄愤的对象。和以往其它作品面世时一样,陈凯歌这轮面临的批评同样疾风劲雨,其中不乏两眼一抹黑的全盘否定。电影进入网络时代以来,专业的批评迅速向大众吐槽异化,但吐槽也分两路,一路是胡戈为鼻祖的娱乐吐槽,一路是两眼一抹瞎的情绪泼粪。娱乐吐槽有时不负责任,但大多为博取一乐,初衷未必有何恶意,情绪泼粪就不同了,管你拍得好赖,上来就是一通无由衷的撕咬,实在要不得。更可耻的是,现在有那么一大波所谓评论或公众大号,为着吸引眼球,不顾客观事实,毫无底线,信口雌黄,自以为妙笔生花,其实扮演的是恶人当道,徒舔戾气。

话说与陈凯歌《无极》时一同被诟病的,还有身扛《七剑》的徐克,昔日两地顶尖才子,均被无情地打上江郎才尽的标签。然而十年过去,徐克依旧香港电影工业的不死神话。遥想2005年的徐克,连梁羽生经典改编都满足不了看客,那会谁敢想十年后的徐克,一部信手捏来的样板戏《智取威虎山》,却让看官们爽出一脸贱相——有时候观众跟嫖客没什么差别,无情起来甚至还不如嫖客。如果说徐克的《智取威虎山》是成功的,那绝对不会是创作境界的成功,而是电影工业的成功。

再以24亿票房的《速度与激情7》例,导演温子仁同样是一张中国面孔,难道导演水平真的就与我们差了20亿?我看不见的,最大的差距在于,他的背后有一整个成熟完备的好莱坞电影工业支撑,而我们的电影工业整体积弱。

同样是极尽癫狂的手笔,陈凯歌《道士下山》相比姜文的《一步之遥》,更懂得如何隐藏自己,以及控制节奏和气息,相比徐克的《智取威虎山》,工业层面上也丝毫不落他人。当然,这种比较并非要把对手都干掉,让其他电影死无葬身之地,恰恰相反,我们要鼓励和保持电影个性以及电影货架的多样性。《道士下山》《一步之遥》《智取威虎山》这批作品,虽说褒贬不一,但至少在工业上努力拉高着我们的电影生产水准。在过去一段时间,以小博大的青春题材大行其道,这是好事,至少说明我们的题材类型日渐丰满,显而易见的是,光靠几个青春片小打小闹游击战术,不足以抵御好莱坞的大片压境。电影市场的正面交锋,还得靠一大波工业水准一流的作品,需要更多的大导演站出来重新出发。

       在我看来,《道士下山》中的何安下,其实就是陈凯歌自己,他把自己放回到了原点,用一个懵懂少年的视角,见证这世间的转瞬即逝的美好与漫长的残酷。与陈凯歌初涉电影时一样,何安下首先感受到的是爱与温暖,一下山就遇见了贵人,甚至连崔师傅与师娘的性启蒙都显得无限美好。然而美好转瞬即逝,崔师傅的惨死,引发了小道士人性善恶的裂变,下山后的第一轮残酷抉择摆在面前。何安下的这种遭遇,又何尝不是第五代导演的境遇,体制游戏没撑几年,他们就被抛向江湖自谋生路,除了去厮杀,去开拓,去创新,努力用更多更好的作品也对抗命运,别无它路。

有人说《道士下山》讲了三段故事,一段是崔师傅和她的石榴裙的故事,一段是周西宇躲不过江湖宿运的故事,一段是查老板复仇的故事,非也。在我看来,《道士下山》只讲了两个故事,一个是家庭故事,一个是江湖故事,一个是情欲,一个是恩仇,不论是家庭还是江湖,选择多具诱惑,而现实都很残酷。对陈凯歌来说,也有两个人生阵地要面对,一个是以创作者为主导的电影艺术之家,一个是以市场为主导的娱乐江湖,艺术的家庭已名存实亡,娱乐的江湖又无处逃遁。《道士下山》中的陈凯歌,果断地选择了投身娱乐江湖,去完成国产电影工业的使命。

      有人吐槽说何安下见谁都叫师傅,这不足为奇,对于一个有大智慧的高人来说,每一个观众,经历的每一个事物都是他的师傅。《道士下山》虽不尽圆润,但看得到陈凯歌的逆生长,看得到他这些年在残酷中的历练,以及已然放下的一切。再说电影本就是种残酷的修为,多少大师都一度放弃,黑泽明甚至为之割腕,而只有走到最后的,才可能是真正的大师。对于陈凯歌以及一代人来说,他们只有下山,下到市场的深渊,只有积极入世,参透市场的魔障,才能找到出世之路,才能更好地上山。而他的突围,意味着更多人的出路。

【部分文字刊发于《新民周刊》】

《道士下山》:凯歌下山 - 曾念群 - 老曾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9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