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曾的博客

娱人愚己

 
 
 

日志

 
 
关于我

曾念群

周边人称老曾,客家人,家在武夷山脉,尚有田地山林数亩,山野土楼一栋,十四年前进京,现隐居朝阳,为影视公司卖命,美其名曰策划,闲暇写写博客虚度此生。 QQ:38379683(只做业务交流,不闲聊,谢谢)

网易考拉推荐
 
 

《盛先生的花儿》:除了笑迎,别无它路   

2016-11-04 12:33:14|  分类: 我的影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盛先生的花儿》:除了笑迎,别无它路 - 曾念群 - 老曾的博客

 

我所看到的棉花的故事,是这样开始的。一眼望不到边的棉花地被切割成了两半,在中间那条道路上,走过的女人拉着行李,背着孩子,还有一条狗或快或慢地追随。大多人把这画面解读成:棉花终于有了孩子,不再依靠男人,回到了故乡,找到了归属感,故事完满结束。可是,棉花回到故乡就能找到归属感?就能释解命运的困顿吗?

 

在我看来,影片的这一画风唯美的结尾,不过是棉花的故事的开始。她背上的婴孩早在她肚中就被医生诊断为脑瘫,与她在城里照顾过的盛先生的老年痴呆症对位,追随她左右的流浪狗,与盛先生家走失的那只对位,至于男人,对她来说本就是虚无缥缈的存在,一如弥漫在棉花地上空的空气,她似乎离不开它,又抓不住它,吸进去,又得把它吐出来。

 

送走了盛先生的棉花,其实生活一切照旧,甚至还要面对婚外生子的各种未知。所不同的是,经历了城市的点滴,棉花变得强大,至少她有勇气去面对抚养脑瘫儿的余生。而盛先生,就像是她人生的一个序曲,一场预演,打开她心门的那把钥匙。

 《盛先生的花儿》:除了笑迎,别无它路 - 曾念群 - 老曾的博客

 

故事开始于情欲,有表演者,也有偷窥狂(银屏里外都有)。生活的质感是底层的,破败、昏暗、杂糅着混乱,但至少上来就有些东西可以得到满足。然而满足是为了更大的空虚,男人的妻子回来了,到了棉花该离开的时候。

 

有人说这是一个关于养老问题的故事,我可以确定以及非常肯定地说,显然不是。如果这只是一个养老问题的电影,那主视角应该是盛先生一家,当然也可以借保姆棉花的视角旁观。而朱员成讲的却是棉花的故事,盛先生是若即若离的男主角。一如片名《盛先生的花儿》,偏正词组,核心是“花儿”。

 

盛先生有两朵花儿,一朵是苗华,一朵是棉花,前者是他昔日承诺要迎娶的恋人,后者不过是个小保姆。已然老年痴呆的盛先生唯一清醒的事,就是对苗华的惦念,而且还把棉花当做了苗华,钻了棉花的被窝。

 《盛先生的花儿》:除了笑迎,别无它路 - 曾念群 - 老曾的博客

 

尽管是棉花的视角,导演并不没有让棉花的故事变得强势,而是追求某种欲言又止的均衡,让棉花、盛先生和盛先生的女儿三足鼎立,并用一个三角关系的模套装载故事。忙碌盛琴请来保姆棉花照顾盛先生,盛先生误把棉花当做恋人苗华,本就不得雇主信任棉花突然怀孕,误会就像是黄河决堤,棉花唯离开以抗争。

 

导演用拉抽屉的方式来讲三人故事。他先是拉开了棉花的半截抽屉,露出里面的情欲和婚外情。然后拉开盛先生的半截抽屉,里面藏着他对某个女人的承诺。接着又拉开棉花的抽屉,露出她因不能生孩子而被弃以及对孩子的渴望。盛先生的女儿的抽屉起初是杂乱的,但很快我们就看清,这不仅仅是一个忙碌而强势的女人,同时还是一个被丈夫冷落被儿子疏离的母亲,杂乱的,都是她对父亲的根源甚深的哀怨。三个抽屉又时拉开一个另两个闭合,又时拉开一个连带另一个,又时拉开这个,弹出的是另一个抽屉里的东西。

 《盛先生的花儿》:除了笑迎,别无它路 - 曾念群 - 老曾的博客

 

影片确实事关养老,比如盛先生的最后时光,比如棉花而回收站老乡看到的那位有儿有女却依旧靠拾荒为生的佝偻老太,但影片追求和展现的显然更多,比如青壮年棉花都市的漂泊,和情感的无依,比如盛先生女儿的终日忙碌,与她的哭诉无门,比如盛先生对苗华的辜负,以及造成盛琴哀怨的根源。影片顶多是借了一个养老的壳子,在白描当代人情感的点滴。换句话说,如果我们生活层面的这些问题得不到疏通,结果形同生个脑瘫来养儿防老的寓言。

 

朱员成作为新晋导演,他的问题是要得太多,有时有点理不清;可怕之处在于,一方面能充分调度演员的潜能,为我所用,一方面他不提出问题,不分析问题,不解决问题,却把所有的问题细致鲜活地推送到你眼前,而他置身事外又深陷其中,冷眼旁观又似乎热泪盈眶。影片就像是蹲在墙角画圈圈,最后不管你是男是女,是老是幼小,是底层人还是中产阶级,是知识分子还是农村北漂,都可以一众人物身上投射自己的倒影,甚至可在棉花、盛琴和盛先生身上看到自己的过去、现在和未来,都成了墙角圈圈里被魔咒的对象。

 

影片最后“棉花之路”画面,很美,棉花和孩子笑的更美,但却是画饼充饥,背负脑瘫的儿子,棉花向更茫然无际的人生走去,除了笑迎,别无它路。

 

 《盛先生的花儿》:除了笑迎,别无它路 - 曾念群 - 老曾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68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