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曾的博客

娱人愚己

 
 
 

日志

 
 
关于我

曾念群

周边人称老曾,客家人,家在武夷山脉,尚有田地山林数亩,山野土楼一栋,十四年前进京,现隐居朝阳,为影视公司卖命,美其名曰策划,闲暇写写博客虚度此生。 QQ:38379683(只做业务交流,不闲聊,谢谢)

网易考拉推荐
 
 

《思美人》:这些直男癌把屈原掰直了?   

2017-05-21 02:27:49|  分类: 我的影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思美人》:这些直男癌把屈原掰直了? - 曾念群 - 老曾的博客
  

 

莫愁女这个名字我是知道的,小时候看过越剧《莫愁女》,还听过朱明瑛唱“啊莫愁啊莫愁,劝君莫忧愁”。所不知的是,屈原和莫愁的爱情。

相传莫愁女是战国末年楚国著名歌舞艺术家,十六七岁被楚顷襄王征召为歌舞姬,后得屈原、宋玉等名家结识和点化,将古传高曲与屈原、宋玉的骚、赋以及楚辞乐声融汇,完成了《阳春白雪》、《下里巴人》、《阳阿》、《采薇歌》、《薤露》、《麦秀歌》等楚辞和民间乐诗入歌传唱,是民间歌舞走进楚国王宫的功臣。其中春秋晋国乐圣师旷所作《阳春白雪》楚化后,成为楚文化艺术最高成就之一,后因其艺术性和高难度成为高深的、不通俗文学艺术的泛指。

此间,莫愁女在屈原的点化下情愫暗生,由惺惺相惜演绎成日久生情不是没有可能。但要明确的是,屈原是楚顷襄王的父亲楚怀王时代的朝臣,就算屈原倾心莫愁女,那也是一树梨花压海棠。

《思美人》中,莫愁女看似是楚国第一诗才屈原的小粉丝,还一度因为阶级仇恨而粉转黑,但主脉络上的功能却完全反转过来,成了屈原的“启蒙老师”。一面,她化作梦中百媚山鬼,一如东洋岛国的苍老师启蒙我们的青春年华,成为少年屈原魂牵梦萦的对象;一面,又着落成乡野女子,启迪着少年屈原深入民间疾苦,走上百姓父母官的政治仕途。

《思美人》:这些直男癌把屈原掰直了? - 曾念群 - 老曾的博客

 

这显然是民间江湖的路径,和曾经走俏一时的《孝庄秘史》等“秘史剧”一样,与前几年红极一时的《甄嬛传》、《芈月传》也类似,都是历史正剧之外的戏剧演绎,不可用正史的考究去度量。但并不代表这类作品可以为所欲为,处处与历史较劲,在这方面,《思美人》做得还算讲究。比如剧中的屈原政治生涯起于权县,史载屈原二十来岁时,确实应怀王之召出山进京,在鄂渚为县丞。再比如剧中屈原寅年寅月寅日生的生辰,在其作品《离骚》中也有 “摄提贞于孟陬兮,惟庚寅吾以降”的佐证,只不过这个八字到了剧中被赋予了某种的讳莫如深的用意。

这种大事不虚小事不拘的戏剧演绎,也是当代历史演绎创作的一贯手法。郭沫若1942年创作的历史剧《屈原》第二幕,也有南后在楚宫内廷设计陷害屈原,假装晕倒在屈原怀里造成调戏假象的演绎。依照苛刻楚律,如若屈原当真敢轻薄大君宠爱,恐怕不会是流放那么简单。

遗憾的是,在《思美人》之前,关于屈原的创作,不论是郭沫若的五幕话剧《屈原》、1975年香港电影《屈原》、1985TVB郑少秋版《屈原》和1999年内地电视剧《屈原》的正面塑造,或是《大秦帝国》和《芈月传》等的侧面勾连,多停留在他的艺术成就和政治情怀上,而对于他的爱情,完全真空留白。问题在于,如果屈原连基本的怜香惜玉都不懂,又何谈 同“香草美人”的手笔歌抒爱国情怀。

在《思美人》问世之前,关于屈原爱情的影视作品空缺,但对他情感取向的民间揣测和学术争议却一日未息,不管汨罗江里的屈原老先生答应与否,举国之内的同性恋人群,早已将屈原和楚怀王、魏哀王与龙阳君、汉哀帝与董贤,皆视为古代君臣同志CP的好榜样。

《思美人》:这些直男癌把屈原掰直了? - 曾念群 - 老曾的博客

 

这事还得从民国说起。1944年,古典文学专家孙次舟教授在《中央日报》发表《屈原是文学弄臣的发疑》,明确指出“屈原为同性恋者”,遂引起学术界地震,孙次舟随后又撰文《屈原讨论的最后申辩》,巩固自己的观点。当时,作家朱自清非常认同孙次舟的观点,并请出著名诗人、楚辞专家闻一多教授参与讨论。闻一多于次年在《中原》杂志发表《屈原问题》,说“孙次舟以屈原为弄臣,是完全正确地指出了一樁历史事实”,肯定了孙次舟对屈原的发疑乃楚辞研究的重大发现。闻一多还进一步阐明了“断袖”说的历史背景和文化意义:在科举尚未施行的战国时代,文学家没有独立的社会地位和生存条件,他们只有依附于当时的国君与贵族才能生存,即成为“文学弄臣”。

屈原“文学弄臣”之说按下不表,从此在被掰弯的路径驰骋70余年却是铁的事实。期间,不少人通过屈原楚辞的考证,也发不少问题。比如《离骚》 “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迟暮”,正解无外乎是用草木零落和美人迟暮来自喻和喻君王,或解释为屈原砥砺修行,以效楚王,或感怀时不我待,劝楚王得行正路。直男癌忙活着把“香草美人”与忠君爱国对位,却忽略了堂堂男儿身自喻“美人”的良苦用心。更有甚者认为,屈原诸多作品, 皆在向楚怀王大胆表白。不管屈原是爱楚怀王本身多一点,亦或是忠君思想作祟,所幸在这纠结不清的历史真相下,为我们留下了关于爱与怨的伟大诗篇。

在此可以修正的错误是,屈原可能是因为楚怀王移情别恋而自杀,因为屈原跳进汨罗江之时,距楚怀王被芈月之子秦昭襄王俘虏客死异国十八载,屈原要殉情早就殉情了。而端午节也不是为纪念屈原投江而设,早在屈原之前的春秋时期,就有农历五月初五以龙舟竞渡形式举行部落图腾祭祀的习俗,后来因为屈原忌日,合二为一演变成端午屈原纪念日。

《思美人》:这些直男癌把屈原掰直了? - 曾念群 - 老曾的博客

 

仅从《思美人》的前半段来看看,屈原一心只想做个直男,倒是楚怀王对屈原处处真“爱”。第一集中,傻白甜的屈原窝藏刺客无明已是死罪,何况还让刺客提着他的剑二度行刺,本是诛九族的不赦之罪,楚怀王却赏他一壶好酒免死。和兄长杀刘歪嘴爪牙招远一案,朝堂之上一通“离经叛道”且“自寻死路”的自辩与鞭挞,又得楚怀王的支持逃过必死一劫。屈原在楚怀王面前,就像是一个任性的“宠妃”,不论他如何不拘君臣礼数,如何天马行空地“造次”,都能得到楚怀王的偏“爱” ——或说另眼适才。当然,这只是屈原政治觉悟苏醒的伊始,后来一而再的流放悲剧,再联想郭沫若的五幕剧,屈原势必在“后宫争宠”的悲剧中败下阵来。

《思美人》以屈原为人物核心,三分人物励志,三分虐恋苦情,剩下三分是列国宫斗。该剧以这种前所未有的路径重塑屈原,和孙次舟当年引爆“同性恋”类似,势必引发一部分人的不适与争议。这并不足为奇,但凡历史人物故事,都会引发各种解读与争议,《孝庄秘史》如此,《芈月传》亦如此,何况是来头更大的屈原。怕就怕没人参与,如巨石沉湖不见水花。

在《思美人》之前,关于屈原的影视创作当数郭沫若的版本影响最大,建国以后关于屈原的作品,多受郭沫若五幕剧的影响。话说回来,《思美人》还是首度打破我们对屈原形象的固话认知,撇开历史咬合度不论,它至少走出了老气横秋的思维定式,为我们涉及历史名人的创作提供某种青春范式。

时值同性恋自创“520”和“521”节日,同志们忙着自娱自乐的同时,别怪我没提醒你,你们敬爱的历史革命先驱屈原同志,就这么被一部“政治正确性”的《思美人》给掰直了。

  评论这张
 
阅读(3957)|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