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曾的博客

娱人愚己

 
 
 

日志

 
 
关于我

曾念群

周边人称老曾,客家人,家在武夷山脉,尚有田地山林数亩,山野土楼一栋,十四年前进京,现隐居朝阳,为影视公司卖命,美其名曰策划,闲暇写写博客虚度此生。 QQ:38379683(只做业务交流,不闲聊,谢谢)

网易考拉推荐
 
 

《妖猫传》:论唐朝粉丝文化的重要性  

2018-01-03 04:19:06|  分类: 我的影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妖猫传》:论唐朝粉丝文化的重要性 - 曾念群 - 老曾的博客

 

《妖猫传》口碑两极分化,这点不足为奇。《无极》之后,舆论界早有“逢陈必反”之说,加上《妖猫传》相比陈凯歌千禧年后《无极》、《赵氏孤儿》、《搜索》、《道士下山》等作品,美学和世界构建都要宏大得多,引发的交口自然更甚。相比前几部作品,陈凯歌这次遭遇的吐槽已经柔和多了。

 

批评的重点在两个层级,一个是日常发声越来越少的文化层,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吃瓜群众层。前者的批评带来了更高纬度的艺术探讨,他们的参与对中国电影来说绝对是幸事,而后者拥有爆米花的铁胃,对捎带艺术节奏的东西基本呈反胃状。

 

个人倾向于肯定的态度,毕竟这种艺术兼具商业探索的影片不多了,在市场一股脑儿都扎堆商业变现,对美学、叙事和艺术视如粪土的当下,有这么一部兼容历史、文学、美学、人性、宗教和哲学于一体的影片刺激一下审美,是个好事。其实相比商业片的成功,中国更缺这类型作品的大成。

 

《妖猫传》以空海和尚探案为经,白居易的《长恨歌》创作为纬,一步步揭开杨贵妃之死及其爱情的真相。当然,这是日本人的故事构架,并非陈凯歌之功。十年前,日本玄奇幻作家梦枕貘将我们的唐传奇小说与日本推理探案手笔结合,将日本文化名人空海大师与中国大唐诗人打包,创作了奇幻小说《沙门空海之大唐鬼宴》。所以,莫怪电影里再现类如《无极》的日式中文,说白了,这本是一个出口倭国又转内销的故事。

 

陈凯歌对梦枕貘浩繁篇章进行提炼,抽取了猫妖一线重新捏合。影片的叙事有如西方人视角里的中国盒子,一层套着一层,随着空海和白居易探案的深入,每一层盒子都揭开不同的秘密。如果以目标人物为对象,故事也可以分上下半场。上半场借着妖猫现身引出陈云樵与春琴这对夫妻,下半场又通过妖猫复仇带入杨贵妃之死第一现场。上下半场递进有呼应,某种程度上说,春琴就是杨贵妃的1.0版。

 

关于杨贵妃和李隆基的故事改编,每隔几年就有影视翻新,无外乎香草美人的爱情悲剧,已无新鲜感可言。大唐李杨恋的千古绝唱,起于白居易的《长恨歌》,也终于他的《长恨歌》,正因为太经典,故后世不敢凌越半步。《沙门空海》恐怕是第一个解构《长恨歌》的文学著述,而《妖猫传》也恐怕是第一个否定杨贵妃爱情的电影。

 

正如片中白居易探求的,杨贵妃真的拥有过值得传颂的爱情吗?上一版范冰冰主演的《王朝的女人》中,导演杨庆不仅用了一个“马背承欢”的情节来升华两人的爱情,临了还用了一场汗泪交加的“承欢侍寝”来巩固两人所谓的爱情,而在陈凯歌的《妖猫传》中,爱情只是传说,影片并没有正面描写。

 

相反,片中两个细节重要细节动摇着我们对这段千古绝恋的判断。其一是极乐之宴上,高力士问贵妃是否喜欢皇上送的华服,贵妃并没有正面回应,然后就被皇上踩了衣角。其二是贵妃之死,饮酒后的贵妃虽给李隆基留下香囊,但并没有太多留恋之情的流露,与《长恨歌》里大篇幅的人鬼情未了的陈述径庭。我以为,陈云樵在妖猫入侵时把春琴锁在房中自保,以及后来掐死春琴后自辩“不是我杀的”等细节,已是李隆基的文学投射,故无需重复赘述。

 

叙事的问题主要也有两点,一是第三视角叙事,令观众对李杨恋的感知如隔鞋搔痒,缺乏第一视角的代入感。其二是极乐之宴的视觉呈现,过于依赖幻术和马戏团杂耍。尤其是后者,显得过于机械和自以为是,让观众觉得所谓大唐荣耀不过如此。我能理解陈凯歌的用意,可惜拿捏得不理想,甚至还有张艺谋体操文化的即视感。

 

所谓极乐之宴,不过是文艺中年李隆基策划的一场时代秀,他试图以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杨贵妃为介质,是让人人都成为大唐的粉丝。换言之,杨贵妃就是李隆基一手打造的时代巨星,他要通过极乐之宴聚光时代的巨星,让万邦来朝,让桀骜不驯的李白为贵妃献诗,让阿倍仲麻吕冒着砍头的风险欲表达爱慕,让安禄山蠢蠢欲动。相比对贵妃的爱,李隆基似乎更享受导演秀的快乐。结果,失控了。

 

从这个视角回看白居易即知,我们的大才子不过是个小粉丝,而猫妖的复仇,也不过是粉丝的复仇。也许你又要诧异了,陈凯歌竟然将我们的大文豪打造次成了小粉丝!别急,杨贵妃的铁粉远不止白居易,唐朝诗人中,杜甫、杜牧、李益、张佑和温庭筠等皆为贵妃之死留下了哀婉之词。被打上“红颜祸水”政治标签的杨贵妃,难道仅仅因为美貌征服了众文豪?我看未必吧。也许李杨恋里,还有更多的文化财富值得我们去挖掘。

 

一个强盛的王朝,它需要的宣导介质还很多,美人只是其中之一,诗歌也只是其中之一。据我所知,片中涉及的空海和尚,仅用了两年时间就收获了密宗真传,并将中国佛教本土化,使之成为日本国家佛教。此外,他还未日本带回唐朝最先进的建筑和雕刻文化,主编了日本第一部汉字字典,所著《文镜秘府论》乃日本汉诗学的开山之作,并创造了日语平假名。空海这个中日文化纽带,远比他在电影中表现来得传奇。从这个角度看,大唐的粉丝文化还是成功而影响深远的。

 

此外,还很多人说《妖猫传》是空海导游的大唐揽胜图,空有其华,我不这么看,这恰恰也是这部电影容易被带沟里的地方。陈凯歌对唐城的贡献不假,但这种宣导明显过于侧重拍摄景地的后产品开发,对故事的赏析没啥好处。而作为一部魔幻诗史,《妖猫传》里的大唐,不过做了它该做的美学基础,就算不专门搭建一座唐城,类似的美学效果同样可以实现。

 

陈凯歌的《妖猫传》是给盛唐的一张画皮,至于看皮、看肉还是看骨,一切随你。影片装载的很多,是一般电影的若干倍,需要时间去消化。

  评论这张
 
阅读(39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